【清风笺真水平选拔赛】上榜小说:灵泉寺/雁南

2021-03-25 02:21  阅读 12 views 次

文学
清风笺
七月小说
灵泉寺
文/雁南


初春时节,李风君在双流机场下了飞机,手拉着旅行箱随着客流出了候机大厅,然后在大街上东张西望。他点了一支香烟,从钱包里摸出来一枚金黄色的硬币,然后闭上眼睛,口中仿佛念念有词往空中抛去,接住一看蛇头所指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东南方向啊。”
李风君此次出行可说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来之前,他似乎毅然决然地结束了自己那段令人纠结的婚姻。
有人说:婚姻就像一条小船,颠簸在惊涛骇浪中。能不能顺利抵达彼岸,那就要看夫妻之间合作的默契度。
目前,自己的小船驶离港口还不到半年就翻了船,这就等于只漂流了几海里就触礁沉没了。说句心里话,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李风君并不是心甘情愿离婚的。然而,事实却摆在眼前,那几张合影照虽然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却也令人纠结,难以接受。照片中,自己靓丽的妻子竟然和那个老态龙钟的懂事长勾肩搭背,搂搂抱抱,脸颊几乎贴到了一起!李风君哪里受得了这个窝囊气,顿时怒火中烧,大发雷霆,和妻子争吵起来。
妻子不但不悔过,还强词夺理:“那算什么嘛,我的职务本来就是秘书长兼公关部主任,逢场作戏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性质了。”
李风君怒目而视,歇斯底里吼道:“那你就可以理所当然和别人搂搂抱抱,就可以和他们脱裤子上床吗!什么狗屁逻辑,什么秘书长公关部,我看就是变相的三陪卖淫部!”
妻子觉得很冤屈,辩解道:“李子,有事说事,干嘛要血口喷人呢!上床,我和谁上床了?大家当时只是喝高了,逢场作戏拍了几张照片,再说又有那么多人在场,又能干嘛呢?最多算是酒后失态,和上床有关系吗?呜呜……”妻子哀嚎起来。
哀嚎声令李风君头昏脑胀,心烦意乱,却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来。李风君觉得很无聊,只能选择低头沉默。妻子依旧悲悲切切抽泣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嚎个不停。李风君气急败坏,就恼羞成怒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写好后往妻子面前一扔就气哼哼地去收拾行囊。妻子只顾低头哀伤着,抬头见李风君拉着旅行箱准备出门时才慌了神,急忙扑过去一把拽住李风君的胳膊哭嚎道:“老公,老公你不能就这样不问青红皂白,不能平白无故冤枉好人啊!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现在就去把那份工作辞了,这样总行了吧?”妻子哀求着,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相。
“哼!说的比唱得的都好听,那几张照片怎么解释,你又解释的清楚吗?不知廉耻的东西,赶快滚到一边去!”李风君依然不依不饶。
“人家只是在工作期间陪客人喝了个酒嘛,说白了不就是为了经济利益才那样逢场作戏,但不至于那么黑暗吧?不过,我觉得只有一点不对,就是不该和那个懂事长合影。那个懂事长其实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都知道,几个有点姿色的女职员都被他玩弄过了,完事后就用钞票打发了。多则几百几千,少则更别提了,想起来都恶心。老公,我错了,不该和那个老东西合影。我敢对天发誓,那只是逢场作戏,绝对没有那层意思的。就凭他那副德性,一个快进火葬场的糟老头子,至于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躲他远远的,这样总行了吧?”妻子的目光随之一亮,“喔——我知道了,肯定又是那个浪货小白鸽从中使坏。她嫉妒我,想采取卑鄙的手段打垮我而取代我的位置,所以就寄来这几张照片。老公,她这是在陷害我呀,是在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懂不懂啊!”
“谁有你聪明,俺反应迟钝,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知道一个道理,苍蝇专叮有缝的蛋,洁身自好你做到了吗?算了算了,无聊死了。你再会说,不如一个会听的,懒得搭理你!”
“我说的都是事实,不信你可以到公司去调查一下嘛?”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去调查,我为什么要去调查?那时候,无形之中我岂不成了绿头乌龟了吗?切!亏你说得出口。其实,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早就知道,今天再重申一遍,我宁可当个独身主义者,也绝不当绿王八!”
“我并没有怀疑过你的人生观,你没有错,说实话我特别欣赏你的男子汉气概。但有一点你一定要搞清楚,我这个人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对婚姻的态度和对你那可是死心塌地的。我的观点和你一样,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代替不了你。老公,你要冷静点儿,那几张照片都是有预谋的,都是别人想借刀杀人陷害我的呀!”
“你究竟想说明什么呢?谁,谁想陷害你?一人做事一人当,照片里的女人难道不是你?还强词夺理责怪别人这样那样。说到底,你这个人的嘴巴太能狡辩,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如此看来,你们公司里的女人都是一群勺子,整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耍心眼抬高自己,打击别人,啥素质!”李风君推开她的手,“滚,滚到一边嚎殤去,少在这里装可怜。警告你哈,快点把你的脏手拿开!再给你说一遍,今天公司派我出差,你还拽着我干嘛?放开手,误了飞机你负责啊?”
“老公,你总不会一走了之吧?我敢对天发誓,假如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妻子依然扯住李风君的拉杆箱不肯撒手。李风君哪里相信她那一套鬼话,咬牙切齿地把她一把推开,最终还是甩门而去。
李风君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一路风驰电掣,就像越狱的犯人仓惶逃窜。猛然间想起了还没有向公司领导请假,灵机一动就编造了一个谎言,说父亲住院,需要请假一周。领导不知情当即就批准了。如此之唐突与意外,是李风君始料不及的。既然给老婆说要出差,只能顺水推舟来到了机场。然而,此时的他又如一个航海者迷失了航向,懵懵懂懂,究竟到哪里去暂避一时呢?一番纠结之后,李风君突然想到了那枚金币。既然无法定夺,何不用它来指点迷津呢。
这枚金币还是铁哥们儿陈建农送的。他从国外旅游回来没带来什么稀罕物件,除了送给妻子一条牛仔裤之外,只送给自己这枚金币。金币金光灿灿,造型奇特,一面篆刻着一个外国大胡子老头,另一面却是一条蛇;那条蛇盘踞着,昂着头吐着信子。如此奇葩的艺术品,却令李风君爱不释手。
陈建农嘿嘿笑道:“老兄,你千万可别小瞧了这枚金币,据说它的来头可不小呢。外国电影《大篷车》和《叶塞尼亚》里的那些吉普赛人还记得吧?吉普赛人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据说这种金币就是吉普赛人专门用来占卜算卦的小道具。”
“喔!是嘛?老弟破费了,价格肯定不菲吧?”李风君微笑着。
“价格不是你所关心的,主要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
“是嘛?老弟千万别误会,你就是报了价格,我也不会掏腰包的,哈哈哈,总之得谢谢老弟。”
“这就对了嘛,拿着玩去吧。记住,第一别当作垃圾扔了,第二玩腻了别送人。据人说挺灵的,慢慢去领会吧。以后一旦遇到难缠的事情,你可以借助它的神力帮你推测一下运势,那也是说不清的事。从唯物论的角度来说都是迷信,就当作一种小游戏玩玩罢了。”
此后,李风君用这快金币做了多次小实验,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确实挺神奇的。从此后,这个小物件就成了李风君的心爱之物,无论走到哪里都伴随左右。
这次,李风君又使用了它。轻轻地往空中一抛,答案立即就出来了。李风君懵懵懂懂,只能顺从它的指意,稀里糊涂来到了四川成都。
“大哥,请问你要打车吗?”一个漂亮女孩微笑着盯着李风君。
“啥意思?喔,原来是……”李风君如梦初醒,“请问美女,东南方向是什么地方,那里的景色咋样,有酒店吗?”他手指着远处的群山,那里山峦叠翠,云山雾罩,虚无缥缈……

女司机望了一眼说:“哥哥问的是那个地方嗦,那里是遂宁市啊。告诉你大哥,那里是我的家乡,我就是在那里长大的。不得麻你,那里的景色美惨喽,酒店饭店都有。”女司机一口地道的四川话。
“是嘛?看来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了。”李风君会心地笑了。同时,又深感那枚金币的神奇。
女司机甜甜笑着:“大哥,你要是去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开车走咯,车里面只差你一个人的位置。大哥,你走不走嘛?”她媚眼瞄着李风君,显得很热情。李风君扫了她一眼,心里面不甚感慨:难怪人人都说天府之国出美女呢,眼前这么一位普通的女司机长得都跟七仙女似的……
李风君暗暗思忖:自己的婚姻一旦真的翻了船,那么之后呢?李风君又心怀叵测地扫了她一眼,顿时又觉得自己的思想好龌龊。
“好吧妹子,那就听你的。”李风君又多瞟了女司机一眼,随后便被安排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李风君往后瞄了一眼,后排座位上已经坐了三位女士,除了中间那位中年妇女还有两个漂亮的女孩。一个身穿红色短袖衫,另一个着白色连衣裙。两个女孩很有气质,浑身上下袒露着青春气息。
虽是萍水相逢,却不失为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出租车奔驰在山间柏油公路上。山路蜿蜒曲折,道路两旁山高林密,郁郁葱葱。几株桃花点缀其中,宛如含情脉脉地春姑娘。
女司机扫了李风君一眼:“大哥在哪里发财呀,以前怎么没有碰见过你呢?”
李风君心不在焉地说:“你哪能碰见到我嘛,我是新疆人,远在乌鲁木齐呢。”
“喔哟哟!原来是远方来客呀,幸会幸会。”女司机惊奇道,“听说你们新疆富得流油,钱多得用麻袋装,花都花不完。估计大哥也是个大老板,发大财了吧?”女司机很会套近乎。
“发财,发棺材?我只是单位里的一个小职员,每个月就那么点儿死工资,说白了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月光族。”李风君搪塞着。
“月光族是啥子意思?”
李风君撇嘴道:“怎么,连月光族都不知道啊?”
后排那个红衣女孩插言道:“月光族就是到了月底,工资就花光了噻,是不是这个意思?”听她的口音也是个川妹子。
“完全正确!”李风君扭头扫了她一眼,“不过,有时候还没到月底呢,荷包里就一贫如洗了。”
女司机说:“那么夸张,不可能的,大哥肯定在麻人。”
红衣女孩说:“大哥是从新疆来的呀?真是稀客,欢迎欢迎。以前我到新疆去耍过一次,只是有个问题莫得搞明白。乌鲁木齐,一听就晓得是少数民族语言,翻译过来是啥子意思嘛?”
李风君说:“乌鲁木齐是蒙古语,翻译过来就是优美的牧场。乌鲁木齐——究其含义,无非就是莺飞草长,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思。”
“大哥好口才,几句话就把乌鲁木齐概括得一清二楚。乌鲁木齐,好好神秘好好浪漫的地方哟。”红衣女孩赞叹不已,“我总算是搞明白喽,谢谢新疆哥哥。看过新疆的宣传片,都在夸你们新疆是个好地方呢。”
李风君说:“好个川川,以前觉得还凑合。自从到了你们四川呢,才知道我们那里有多差劲,说难听的就像个垃圾箱。”
“喔,那么撇脱。”红衣女孩似乎很扫兴。“新疆哥哥,你不是又在麻人吧?”
“本来就是,从飞机上往下观望,除了那座天山山脉,其他地方都是一片灰蒙蒙的颜色。”李风君扭头瞅了瞅那个红衣女孩,她皮肤白净,眉清目秀,估计是个在校的大学生。
李风君又说:“我们新疆区域辽阔,但是,多部分地区都是戈壁沙滩。因为缺少水资源,很多土地都被荒芜了。”
红衣女孩说:“大哥说的只是不好的一面吧?我晓得你们新疆有很多美丽的地方,天池,天山大峡谷,喀纳斯,还有那拉提大草原。”
李风君笑道:“那些景区固然不错,但都处在周边地区。说实话,哪敢和你们四川的景色相提并论呢。我们那里最大的特点是气候干燥,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吧,用你们四川话来说,就像是一个脾气怪糟糟地臭婆娘。”
女司机笑道:“大哥说话好幽默,把自己家乡比喻成臭婆娘,哈哈哈……”
“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李风君继续损自己的家乡,“那里的气候有时候糟糕透了,目前都四月份了吧,我们那里还大雪纷飞呢。瞧瞧你们这里多美,早都春暖花开了。”
“喔!啷个嗦?”红衣女孩惊讶道,“就是,魔鬼城我去过,那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沙漠里那些沙堆堆就像一座座古城堡,奇形怪状唻。听导游说,每当狂风呼啸肆虐,古城堡就会发出一阵阵‘呜呜’的怪叫声。那叫声好凄惨,听人说就像一群吊死鬼在哭鼻子。”
李风君说:“从科学角度来讲呢,那些奇形怪状的魔鬼城都是由于飓风长年累月的侵袭和腐化,才雕刻成现如今的模样。其实那并不算什么,更加恶劣地气候据说在塔城,那里有个老风口,司机师傅一提起那里都谈虎色变!一旦飓风来袭,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刮翻汽车那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
女司机惊恐道:“喔哟,那么夸张啊!大哥,我虽然没有去过新疆,但从电视里面经常看到那些维族舞蹈跳得好诱人。手鼓敲起,嘣巴啦嘣巴,嘣巴啦嘣嘣巴……再加上维族人大嗓门一吼:阿达西,海麦斯来煞!哎——亚克西!大哥,是不是那个样子嗦?”
李风君顿时被她风趣的描述感染了,心情顿时愉悦,嘿嘿笑道:“妹子描述的很形象,想象力蛮丰富的嘛。其实,维族舞蹈很刺激很好看,但不好学。很多汉族人也会跳,却跳不出维族人的那股羊膻味。”
“大哥这样踏平咱们汉族人,真不够意思。”红衣女孩有些不高兴了。
“并不是那个意思,你误解了。”李风君急忙解释,“不过,你没有亲身体验过,肯定不懂其中的含义。”
红衣女孩说:“大哥,听你的意思,你肯定会跳维族舞吧,假如有机会拜你为师如何?”
“那不是事,只可惜远隔千山万水的不方便,再说我跳的确实不怎么样,怕误人子弟啊。”李风君终于有了笑脸。
“大哥一个人跑出来干嘛呢,怎么不把嫂子带上?”
李风君顿时黯然神伤:“难道一个人出来旅游不行吗?做个独行客自由自在,挺好的。”
“恁个撇脱,搞不懂啥子意思。”红衣女孩嘟哝着。
李风君自言自语:“带她干嘛,还不够烦人的。”
女司机笑嘻嘻道:“大哥好自私哟,嫂子一个人呆在家里寂寞不?”
“她才不寂寞。不好意思,说句大实话,她嫌弃俺是个穷光蛋,早就跟着老板跑路了。”李风君信口胡驺起来。
女司机说:“怪不得呢,自从见到大哥,脸色阴沉沉地要下雨。”
“是吗?妹子好眼力,连脸色都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情。了不起,四川妹子确实了不起。”李风君伸出大拇指称赞。
女司机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瞒你说实话,我是瞎胡蒙唻。算命最准的还是灵泉寺那个老道士,谁也休想逃过他那双火眼金睛。”
李风君惊奇道:“是吗?到了灵泉寺提醒我一下,我倒要去领教领教。”
“没问题。还有那个宝凡寺,那里面也有一个老和尚,他的眼睛也毒辣地很。那里的景色也不错,山高林密的,一般人根本寻不到。山下不远处还有一个中国红海公园,那个公园好大哟,还可以租船钓鱼,好耍惨喽。”女司机滔滔不绝,仿佛在介绍风景区。
“哇塞,那么诱人啊。假如没有人带领着,估计找不到吧?”李风君瞅着女司机。
“那是,要说风景区嘛,好耍地方太多咯。我们那个山村里的景色就不错,毛狗湾,仙女湖,好美的景色哟。不是麻人哈,一般地方根本就比不上。”女司机得意忘形地吹捧着自己的家乡,自豪感溢于言表。
“仙女湖,湖里还有仙女?”李风君嗤笑,“尽吹牛,忽悠人连底稿都不打。”
红衣女孩说:“是有点儿麻脱,目前是啥子年代嘛?都晓得是经济效益时代。到处打广告宣传风景区旅游嘛,说白喽还不是为了麻游客的钱。哪有什么仙女嘛,村子里的婆娘倒是不少,几乎家家都有。你们看山坡坡那里不是嘛,那个拖起娃儿的,还有那个背起萝筐的老婆婆。我说话太耿直了哈,不好意思。”
李风君说:“那有啥不好意思的,四川人说话耿直,全国人民都知道。其实,大家都喜欢耿直的人。不过有一点我就纳闷了,听说你们四川男人耙耳朵,是不是跟这儿气候有关系呢?都说四川男人整天围着锅台转圈圈,围着婆娘转圈圈,做任何事情还要看婆娘的脸色,可有这种现象?”
“谁说的,没有吧?那些都是故意糟蹋我们四川男人唻。”几个女子不约而同争辨着。
“只是听说,你们急什么嘛?哈哈,看来是不打自招了。”李风君咧嘴笑着。
后座那个中年妇女说:“耙耳朵有啥子不好唻,凡是耙耳朵的男人,都是听话的好男人。”
“喔——这不就结了嘛,你们还不承认?只是开个玩笑,别见怪哈。还有人说,现在提倡男女平等,提倡妇女翻身。某些女人一不留神就翻到了男人的脑壳上,有的还,还屙屎撒尿。我提前声明,不包括你们几位哈。”
那个中年妇女道:“新疆师傅,我那个死鬼早就除脱喽,我除外哈。”
“我指的是她们三个,都别生气嘛,只是开个玩笑。”李风君哭笑不得,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莫得事,尽管踏平。”女司机会心地笑了。
李风君嘴巴不停歇,继续犯贱:“还算不错,我要是托生在四川,咱可做不来那些事,当不了耙耳朵。万一娶个四川妹子做老婆,通情达理倒还罢了,万一遇到一个脾气古怪、横行霸道、死不讲理的可就惨了。有人经常这样描述四川女人:‘瓜娃子,看你那个怂皮样子,要钱莫得钱,要人也莫得!老娘不和你鬼混咯,要和别个有本事的老板跑路喽!’”
“哈哈哈……大哥说话好好气人。”女司机推了李风君一把。
“好了好了,不说笑话了。再说下去的话,瞧瞧你们几个川妹子的脸……都瞪着我干嘛,难道要把我赶下去不成?”李风君双手抱拳,求饶道。
“说嘛,继续踏平嘛。好久都听不到这样霸道的话喽。不过,听起来有些别扭,但又好好过瘾哟。”女司机就是会说话,里外里只会打圆场,就是不得罪人。
后排那个白裙子女孩说:“新疆哥哥,这你就搞不明白了吧?我来解释一下,我们四川气候湿润,不像你们新疆干燥。再说你们新疆人经常喝酒吃肉,所以火气要大些。我们四川男人吃的是啥子嘛,几乎整天喝稀糊糊,吃咸菜。再加上气候水分子多,时间久喽,脾气性格就被潜移默化喽噻。这说明了啥子问题呢?说到底就是水土问题,水土问题不解决,无论啥子时候,多部分四川男人都是耙耳朵,对不对嘛新疆哥哥?”

女司机笑道:“哈哈哈……这种分析还是头一次听说,够新鲜,够搞笑!别有一番情趣哈。细细品味,好像有那么点儿意思。地区差别,啷个搞嘛?”
“喔,就是,啷个搞嘛?”后排的女子七嘴八舌地嚷嚷着。
白裙子女孩说:“就是,新疆和四川,那肯定是有地区差别唻。不过,别看咱们耳目前这么白白嫩嫩,假如到新疆戈壁滩上耍上一圈,到时候你们就晓得那里的风沙多撇脱,可不是好耍得哟。”
“听你意思,妹子去过新疆?”李风君扭头问那个白裙子女孩。
她说:“我以前只到新疆旅游过一次,去过喀纳斯,途中还真的去游览了魔鬼城。还有五彩湾,五彩湾里有好多好多的戈壁玉石,漂亮惨啰。不过,戈壁滩上的风沙确实太霸道,一哈哈就把我的嘴唇吹裂口啰。”
“那么残酷!”司机惊呼,“好羡慕你们。二天有机会一定要去新疆耍一哈。要去品尝一下新疆的哈密瓜,还有那一串串甜蜜的葡萄。”
“别忘了,还有库尔勒的香梨,南疆的巴旦木和小白杏子。”白裙子女孩嚷嚷着:“不过,姐姐要当心点儿哈,戈壁滩上的风沙好大!就如这位大哥所描述的,新疆的气候就像一个脾气古怪的瓜娃子婆娘。”
“哈哈哈……”大家忍俊不住大笑起来。
下午三点半钟,汽车终于到达了遂宁市公共汽车总站。三位女士相继下了车,互相道别后便各奔东西。
李风君催促道:“司机妹子,灵泉寺在哪里,天黑以前能赶到吗?快点儿走吧。”
“大哥莫急哈,我先到值班室去登记。不远,一哈哈就抵拢喽。”她川味十足。看来,人一旦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连口音都还土归真了。
女司机办完了登记手续,汽车驶入了一片山区。转来转去,转得李风君晕头转了向。不到半个时辰,汽车停靠在一座公园门前。女司机说:“大哥你瞧,这儿就是灵泉寺。请问哥哥,还需不需要我帮你去排队买门票嘛?”
李风君付了车钱,摆了摆手说:“谢谢妹子,你是个大忙人,就不劳你的大驾了。别忘了,咱可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李风君潇洒地挥了挥手,仿佛胸有成竹。
女司机手扶着方向盘,媚眼瞅着李风君,似有难舍之情,她递给李风君一张名片:“新疆哥哥,如有需要小妹的时候,不妨打电话呼我。”
李风君微笑道:“那感情好,多谢妹子一路上照顾。临了还惦记着哥们儿,谢谢谢谢!以后指不定真有麻烦妹子的地方。要知道,在此地我可是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呢。”
女司机临走时说:“我父母家就住在仙女湖附近,离毛狗湾也不远。到时候哥哥要是去旅游观光就呼我,我提前打电话告诉我父母,让他们到路边去迎接你。告诉你,他们可喜欢外地来的游客咯,喜欢惨咯。” 女司机又用手遮住嘴巴小声说,“不过,她们最最喜欢的还是游客荷包里的毛爷爷,那才是大实话呢,嘻嘻嘻……”她挥了挥手,又用手势打了一个飞吻:“新疆的帅哥哥,拜拜!”
没等李风君反应过来,小汽车就像子弹一样射了出去,瞬间没了踪影。
“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挺闹人……”李风君无来由地嘟哝着,心里面却涌现出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李风君寄存了旅行箱,又去排队购买门票。他心里清楚,必须要抓紧时间,不然,天黑了就麻烦了。观光的游客很多,队伍排成了一条长龙。李风君在排队期间打听了身边人,搞清了那个老道士的去处。
公园座落在大山中,蟒蛇状的山峦东西走向,跌宕起伏,几乎横贯了整个遂宁市。灵泉寺的门庭牌坊高大气派,五彩斑斓,古香古色。踏入门庭,一条幽静的盘山石径蜿蜒直通山岗。
李风君拾阶而上,累得气喘吁吁,汗泽衣衫,最终还是到了那座庙宇前。庵前悬挂着一块黑板,上书:(生活服务咨询处)。
李风君顿时一头雾水,便询问路人:“老师傅,听说此处有个算命的老道士,这黑板上面怎么写的是……难道是我搞错了,还是在别处?”
一个当地老者说:“对头,就是这里,就是这个地方嘛。小伙子你要算命吗?那就对头咯噻。要晓得上级有指示,硬是不准那么写。喔——晓得不?怪糟糟唻。”
算命的游客很多,大家先来后到,按顺序自觉排队等候。李风君前面有七八个游客,每个人算完之后,就自觉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放进老道士面前那个纸箱子里。终于轮到了李风君,但见那位老道士道貌岸然,慈眉善目,温文尔雅。老道士手指着椅子说:“客官请坐,先报出你的生辰八字,要报阴历哈。”
李风君在一张纸上写好之后,便恭恭敬敬递给他。看老道士模样,估计少说也有八十多岁高龄了;他胡须雪白,面色红润,一副仙风道骨之气概。老道士目光炯炯盯着李风君,少许又双眸闭合,手里捻动着一串佛珠,口中仿佛念念有词。稍后,老道士又双目睁开,目光却是那般明亮,微笑道:“呵呵呵,真可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啊。客官此次来川地玩耍,好像并不是有备而来的。可能是为了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烦恼与困惑,所以才晕晕乎乎来到此地散散心,解解闷,不知对否?”
“啊呀!”李风君只是轻轻啊了一声,意在敷衍他,看他究竟怎么说。同时,心里面不禁打起鼓来。看来,老道士不亏是位高人,几句话就拨开迷雾直奔主题,自己那点小九九几乎都被他看穿识破了。李风君不免有些惊诧,霎时又仿佛被莫一种神奇的力量所遏制,不免有些心慌意乱。
老道士说:“看来,你也算是一个红脸汉子。不过呢,无论发生啥子事情,首先要搞清楚整明白了方可下定论嘛。不然,好端端一个贤惠能干的媳妇硬是要被你个浑小子搞除脱喽。好啰,别的还有啥子解不开的疙瘩,不妨一哈哈倒出来嘛。”
李风君顿时渗出了一头冷汗:“老师傅,依你之见,我媳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犯什么错误,是不是这个意思?
“聪明,问得好!继续讲。”
李风君撇嘴道:“她好,她好什么嘛?她好还和那个老不死的懂事长……”李风君无意识吐露了嘴,急忙打住。
“那我就开门见山喽?我倒要请教你,平时你们单位里搞活动的时候,无论男女老少,总有高兴疯癫的时候吧?酒喝高了点儿,可能会闹出点儿笑话,耍个酒疯。那时候,客官你是不是也在迎合场面的情绪,免不了和同事们拉拉扯扯,拍拍打打,甚至于搂搂抱抱呢?其实呐,实话告诉你,那算不得啥子事,更算不得出格不出格的问题。我倒要问问你,那一刻,你心里面究竟在想些啥子?”老道士利剑般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李风君。李风君不禁又打了一个寒颤,同时又瞬间明白了老道士所指的含义。
李风君一脸窘迫:“没想什么呀,当时只是图个热闹,烘托一下气氛而已。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干什么呀。”
老道士抚摸着飘飘然的胡须道:“喔,是嘛,嘿嘿嘿,”老道士阴冷笑着,“我看也不尽然,你自己并没有想干什么,但是,你却想别人在想干什么,这就是小肚鸡肠。世态苍茫,无论人对人,事对事,情对情,有心则动,心不动则没有任何麻缠。想必先生已经想通了吧?就拿耳目前那些身价低贱的三陪女子来说,要论心情嘛,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身不由己嘛。动、则莫得动。莫动呢、且又动喽噻。哈哈哈……都是人间烟火,民以食为天嘛,这又能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没事的时候,你不妨仰望着星空去静静思考一哈,到那时候,假如你想通了,看开了,才真正晓得自己在这个世上究竟算个啥子。去吧去吧,自己去慢慢领会吧。”老道士摆了摆手,好像在下逐客令。
李风君道:“小人不才,还望师傅指点一二,可否?”
“总之,从今往后,你要静心养性。论相貌,后生可畏,前途无量啊。不过呢,千万莫再冲动做傻事,以免因小失大。仔细想想吧,一个贤惠的媳妇儿,为了家庭能够抛头露面出去闯荡,去受人摆布责难,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你总有脑子和良心吧?请问你,她这么心甘情愿帮你共同维护这个家庭,无非只有一个目的,说白了还不是为了爱情,为了你这个浑小子嘛?你却小肚鸡肠,耍花花肠子,说到底就是在制造冤假错案,诬陷好人,如何使得哟?别的不多说喽,世道阴险,风雨无情。囧途造就人,好事多磨,成败兴衰均有天命,这也是人间烟火嘛。好了,去吧去吧,去好好爱护你的爱人吧。”老道士摆了摆手,似乎再也无话可说。
李风君暗然神伤,心情沉重地付了钱,便告辞了那个神秘而令人敬佩的老道士,然后在景区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景区里山高林密,空气清新,景色怡人;举目眺望,但见山峦叠翠,浮云摇曳;巅峰上有几座古色古香的庙宇,气势恢宏的庙宇琼阁被浮云迷雾笼罩着,时隐时现,虚无缥缈。通往顶峰唯一的通道却是一条铁索栈道,栈道建造在悬崖峭壁上,令人望而生畏!
李风君刚刚涉足晃悠悠的栈道就有些头晕目眩,不太适应。想必这段时间烦心事太多,再加上旅途劳顿。李风君裹足不前,只能眼巴巴望着游客们兴致勃勃地去攀登!李风君退到了安全处,倚靠着护栏点了一支香烟,眼瞅着游客们举步维艰,还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尖叫声!不禁提心吊胆,嘲笑道:“都是一群没脑子的勺子,傻子才去玩命呢。”
与此同时,猛然间想起了妻子,她的手机号码早被拉进了黑名单,李风君急忙把号码调了出来。
李风君盯着手机,很久很久也没有任何动静,想必是媳妇打不进来早就死心了。于是,李风君便放下臭架子拨通了她的电话。电话通了,媳妇那久远的嗓音通过万水千山流传过来:“老公,你在哪里呀,你没事吧?呜呜……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媳妇又哀号起来。
李风君呵斥:“我还没有死呢,你嚎什么殇嘛!媳妇,你还好吧?”
媳妇抽泣着:“一切都好,那份工作已经被我辞了。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要搞清楚我老公跑到哪里去了。”
“工作辞了好,总比让俺戴绿帽子强,是不是啊媳妇?嘿嘿嘿……”李风君又开始耍贫嘴。
“啥意思,绿帽子?这话从何说起啊?目前俺都狼狈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有心思恶心糟蹋我吗!”妻子反唇相击。
此时,李风君心潮澎湃,仿佛看到自己可怜的妻子泪眼婆娑,悲悲切切!不禁然间,一阵酸楚悠然而生。李风君终于抑制不住,热泪盈眶道:“老婆,工作丢了无所谓,只要有我在,生活肯定不成问题的。我觉得吧,这辈子只要咱们两个真心相爱,一世清白,其他的都不是事。别伤心了,大不了我养着你。不过,估计你也轻松不了几天了,咱们的小宝宝明年可能就要横空出世了。到那时你主内,我主外,还省得花钱雇保姆了呢。”李风君好会算计。
“是嘛老公?你,你一肚子坏水!”
“我也觉得自己挺坏的,并且还是个小心眼。但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心眼小我承认,生来就爱较真,但同时又阐明了我对你的态度。第二呢,我很自私,唯恐自己的爱人被人家欺负凌辱。不过,在爱情问题上,请问哪个人不自私?话又说回来了,你和那个老家伙合个影又算什么嘛。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就是让那个老逼开的上,他又能干嘛呢,哈哈哈……”李风君开怀大笑。
“啊!你,你真恶心!你这个缺心眼没脑子的货,亏你还笑得出来,缺根筋!你等着,一旦有机会捉住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嘻嘻嘻。”媳妇终于破涕为笑了。
“老婆,不如这样吧,我在这里等着你,等会儿我给你发个位置,明天你就飞过来吧。告诉你,这里的景色特别优美,就像神仙住的地方。老婆,闲话少说,赶快飞过来吧。想你都快想疯了,都快顶不住了。”李风君一脸的坏笑。
“不害臊!好好好,我马上上网订机票。亲爱的,呶,先蜜一口嘛。”妻子在那边娇气连连。
李风君嘿嘿傻笑着,却采用了刚刚学到的四川话与妻子调侃:“格老子瓜娃子婆娘,你慢慢等到起哈。”
“傻样,老公你等着我,我立马飞过去。”妻子只回了这么一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2020双月湖期刊第三期征稿
  选稿地址:清风笺文学网各版块,由值班编辑推荐。凡选中的稿件,作者每人赠寄两本样刊。网址:http://www.qinfj.com/
  注意事项:
  1.投稿作者必须得加入清风笺文学网作者群或微信群,以便联系。微信请添加总编微信拉您进群。
  本网站长年供稿《双月湖》期刊
清风笺文学网“过关斩将,勇攀文学最高峰”活动正式启动!
写作需要动力,作品需要被认可,作者需要知音,如果你对文学充满热爱,如果你有一颗上进的心,就来参加我们的“过关斩将”活动吧!
“过关斩将,勇攀文学最高峰”活动流程。
1.每周在网站散文 、小说、诗歌、古韵四大版块各选出优秀作品7篇左右通报表扬并在微信平台展示。
2.从本月周精选的作品中评选出一、二、三名(每版各三名),颁发月度奖证书并纳入清风笺文学网签约作家榜。
3.年底,邀请名家评选。从每个月选出的一至三名中评选出冠亚军(每版各两名),共八名年度奖,颁发证书及奖品。
投稿要求:
原创作品,正能量,积极向上,每天限投三篇。
投稿网址:登录清风笺文学网http://www.qinfj.com/或百度清风笺文学网,注册后便可投稿。

本文地址:https://www.wxmwjx.com/wxm/601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