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的衰落与儒家(二)

2020-12-13 07:20  阅读 30 views 次

四、原文:因此喊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
评论:1840年鸦片战争起,清王朝每战必败,请问皇帝驾前诸公,哪个不是孔门弟子?哪个不满嘴巴仁义道德?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俄战争等,大清可曾打过一次胜仗?但是,对于镇压太平天国、镇压义和团运动、镇压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又积极又残忍。“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中华民族近代所遭受的屈辱、灾难,哪一件不是孔孟之道、孔孟弟子造成的?退一万步讲,在帝国主义的侵略面前,孔孟之道是至少无能的!没有能力反抗外辱,没有能力保护人民,甚至没有能力保护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孔孟之徒,“洸洸乎干成之具也”,其实就是一群草包饭桶,误国误民误苍生。孔孟思想,是当时封建地主阶级的主流思想、主流文化,现在人一讲就是讲文化发挥如何如何重要的作用。那么,国难当头,需要用你儒家文化救国救民的时候,你儒家文化束手无策、一事无成,不打倒你打倒谁呀?难道打倒“道家”、“伊斯兰”、“佛家”?不,虽然这些思想文化在中国也很普遍,但不是地主阶级的主流思想,所以,不需要打倒这些思想。但话也说回来,这些思想在拯救中华危亡中,也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所以,在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之后,也不能给予这些思想太高的地位,尤其不能给予其主导地位,不能让其成为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
“孔学名高实秕糠”,这个评价恰如其分,它是赖不掉这个评价的,无论如何也是洗不白的。“秕糠”,就是徒有其表,实际上没有用。“打倒孔家店”,让地主阶级带着他们腐朽、堕落、反动的儒家思想滚出中国历史舞台,是拯救中华民族的必然举措,是革命顺利前进的前提,这没有任何问题。
“文革”期间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是有人要借孔子这个尸还封建剥削的魂,批一下也是完全应该的。
当然,打倒了孔家店并不意味着中国革命就一定会成功,还必须找到马列主义、确立了以毛主席的领导地位、创造出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才能保证成功。
但是,不打倒孔家店,则中国革命肯定不会成功。这应该是共产党和当时国民党的共识,也就是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共识。孙中山最终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说明他已经放弃了“全盘西化”主张,走上了苏联道路。
老实说,“打倒孔家店”的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不是中国工人阶级,也不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而是恰是西方殖民主义。在殖民主义列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侵略面前,孔家店束手无策、被动挨打、不堪一击,根本保护不了大清王朝,完全不像孔门弟子吹的那么神乎其神,它的信誉完全彻底地破产了。革命的中国人民只不过是确认其死亡,不再对其抱任何幻,从而探寻新的属于自己阶级的思想文化以拯救中华民族而已。只有一小撮死脑筋的封建地主阶级人物、清朝遗老遗少还死抱葫芦不开瓢,只能为孔孟陪葬。
五、原文:在急于变革的时代,人们不会分析传统文化里的精华与糟粕,只是一股脑全部看成灭绝人性的传统,并在未来的岁月里不断强化。
评价:陈院长此言差矣!
恰是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危急关头时,也就是陈来院长所说的“急于变革的时代”(不是变革,是革命),人们玩不起那种空谈,才能更清楚地分辨是非,才更能分辨世界上所有文化的“精华与糟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恰是在和平时代,人们容易忘记阶级斗争,才不会分析所谓传统理论的精华与糟粕,容易被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甚至奴隶主主义的毒药麻痹,忘记了自己是谁。比如今天,许多人本来属于无产阶级队伍,但却每天做着资产阶级的美梦,幻想通过自己的所谓努力打拼,将来某一天,上天开眼,找到“上升通道”,土鸡变鸾凤,成为资产阶级的一员,其实是受了资产阶级“鸡汤”的毒害。不敢斗争、反对革命,幻想着当个扎实认真的奴才,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就会给自己一碗饭吃,等待这些人的只能是绝望。
在“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振荡风雷激”的革命斗争时代,为了革命胜利,人民最大限度地发挥聪明才智、积极实践各种思想,这时的分辨力最强、得出的结论最有说服力。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整整80年,时间足够长了,儒家文化做什么了? “吃一堑,长一智”,儒家在整整80年期间,吃了无数“堑”,却不曾长任何“智”。看看作为儒家弟子的叶铭琛、琦善、崇厚、李鸿章、弈劻诸红极一时的大臣,在干什么?卖国、割地、赔款、开放、引进外资,一件好事都没做,不打倒孔家店行吗?不打倒孔家店,中国有出路吗?历史雄辩地证明,当孔家店被打倒之后,新文化革命胜利,马列主义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诞生了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中国革命显现出新的气象,从胜利走向胜利。仅仅28年(如果从1927年建军算起,仅22年)就推翻了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统治,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真正独立和解放。解放后,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坚定地沿着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展开了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运动,迅速清除长期封建主义压迫、帝国主义殖民、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卖国所留下的黄、赌、毒、黑、病、盲,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对外反击帝国主义反对修正主义,支持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对内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继续革命,一代人吃十代人的苦,流十代人的汗,创造了空前繁荣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综合国力空前强大。到1976年主席去世时,我们新中国已经是个工业国,从建国初的“东亚病夫”一跃成为世界“大三角”格局中最强大、最有前途的一角!创造了人类建设发展史上的奇迹,与苏修美帝斗争,占尽上风,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甚至还有我们的敌人敬佩。也就是在这期间,我们批林批孔、评法批儒,不让孔子僵尸复活。也就是说,中国人民在短短二十七年取得的这些伟大成绩,和孔夫子没有任何关系!
可以说,从1949年到1976年,这个没有孔夫子捣乱的时代,是中国人民天天向上的时代。要说“民族崛起”,早在五、六十年前,毛主席时代,中国早就“崛起”了!
倒是最近些年,孔夫子又吃香了。但伴随着孔夫子的复活,黄赌毒黑、腐败堕落、对内镇压、对外投降又盛行了;美帝国主义魔爪、日本军国主义幽魂、印度霸权主义幻想又复活了,中国周边局势乃至国内社会又动荡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孔夫子带来了黄赌毒黑,还是黄赌毒黑带来了孔夫子,恐怕是相辅相承。看来,孔孟之道兴盛之时,必是人民群众每况愈下、社会走向动荡不安之日。
不是说孔孟著作里没有一丝好东西。比如,“学习实习之”“孔子进太庙,每事问”,就代表了孔子的实践精神,注重调查,很好。也就是说,批判地继承儒家思想,辨别其精华和糟粕,这个工作早在毛主席时代就已经基本完成了!今天,打着“弘扬传统论”旗号大讲什么孔孟之道、“国学热”、“儒家热”之类,实质是要复活孔孟的奴才之道,复活孔孟之道中最糟粕的东西,本质是要以此取代无产阶级的马列毛主义,否定阶级斗争理论和阶级分析法,否定人民史观,甚至还想着以此作为发动“颜色革命”的抓手,居心够险恶!手段够下流!
六、原文: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变革和社会发展脚步的加快,商业大潮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当物质生活开始变得富足,人们的精神世界却在逐渐萎靡,每天奔波忙碌赚钱的中国人亟须精神信仰的填补。
评价:请陈先生睁开眼睛看看,“随着经济变革和社会发展脚步的加快,”富士康的工人生活富足吗?留守农村的老人孩子生活富足吗?几亿背井离乡的农民工生活富足吗?几千万城镇下岗工人生活富足吗?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生活富足吗?漂流在北上广深的“蚁族”生活富足吗?几千万“失足”妇女生活富足吗?“十三连跳”富足吗?杨改兰富足吗?杨元元富足吗?……这些人占中国人口的比例是多少?
广大劳动人民仍然是挣扎在社会最底层,遭受国际垄断资本和买办资本的双重残酷剥削和压迫,甚至连上学、住房、医疗等最基本生活保障都没有,哪有什么“富足”?
“每天奔波忙碌赚钱”,请陈院长稍加调查,这些人究竟有没有赚到钱?能否赚到钱?
陈来院长难道瞎了眼,只见一小撮的富足部分而看不到绝大多数的苦难?陈来老先生,咱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吧?
“物质生活富贵”的只是一小撮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它们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大敌,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是中国人民革命的对象,却是国际垄断资本的走狗和帮凶!现在,它们在企图更加彻底地控制人民政权之际,又要对国企搞混合所有制改革,企图完全霸占人民的经济并出卖给帝国主义。他们霸占了官资学媒,企图千秋万代维护自己的反动统治,希望中国共产党和劳动人民做他们的“良民”“顺民”,所以,一边淡化、诬蔑、歪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淡化、诬蔑、歪曲中国革命史特别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革命的历史,谈化、诬蔑、歪曲中国人民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一边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搬出了孔孟之道,鱼目混珠,要从所谓传统文化里寻找什么价值观,以便于欺骗人民群众,麻痹他们的反抗。办得到吗!?
毛主席才是中国正统的唯一的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毛泽东主义,及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革命人民民族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历史,才是中国正统的历史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发展,是中华传统文化发展的新高峰、新丰碑、新灵魂、新内核。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甚至一切外国文化,需要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特别是阶级分析法,进行辨别批判,才能区分精华与糟粕,才能“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要说毛主席时代“一股脑”全部抛弃传统文化,也只是陈院长的一种诬蔑。“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这是我们对待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传统文化和包括资本主义思想在内的一切外部文化的态度,这个态度至今仍然是客观的、科学的、正确的、先进的,这哪里有什么“一股脑全部看成灭绝人性的东西”?哪里有什么不会区分精华与糟粕?
陈来院长所谓的“人的精神世界却在逐渐萎靡,每天奔波忙碌赚钱的中国人亟须精神信仰的填补”,这个说法指的只能是以上列举的那些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作、失业学生、失足妇女,而不是那一小撮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需要“为赚钱”而“每天忙碌”吗?根本不需要。吴XX的安邦公司不生产任何东西,短短几年就能聚集数万亿资产,是“每天奔波忙碌”赚的吗?不是。房地产商志强、屹、林以及买办商人云、化腾、台铭等需要“每天奔波忙碌”吗?从国企混改中拿到股份的高管需要“每天奔波忙碌”吗?根本不需要。相反,每天“奔波忙碌赚钱”的恰是那些挣扎在社会低层的劳动人民。所以,你这句话是对着劳苦大众讲的,而不是对着买办资本势力讲的。
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精神世界”强大着呢?强大到想永久奴役中国人民,用得着你来教训?再说,它们知道孔孟之道是个什么东西,所以,用不着你来教训它们,你也不敢教训它们。
不过,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并不反对你讲些孔孟之道,甚至还极为支持,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恰是一种美妙的自我包妆:重视传统文化。你所当的什么儒家什么学之类专家、院长之职,不就是这各包装吗?
那么,你对那些贫苦的老百姓讲孔孟之道,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以我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孔孟之道对于普通老百姓,则是一种恶意的欺骗、一剂险恶的毒药!请问陈院长,孔孟之道救得了杨改兰一家吗?救得了杨元元吗?救得了富士康工人免于十三连跳吗?救得了数千万下岗工人吗?救得了数亿农民工吗?救得了被迫从事“性产业”的“失足妇女”吗?
陈来院长,你这样讲话,难道不怕天打雷劈吗?
七、原文:199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甚至以整版篇幅刊登《国学,在燕园林悄然兴起》。由此,国学热开始从学术界延伸到大众知识界。
评论:199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鼓吹“国学热”,只能说明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已经脱下最后一层革命伪装,露出了封建主义的吃人嘴脸。它们霸占了人民的媒体,开始了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中华民族、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舆论宣传。它们当然不代表人民群众,相反,他们代表了历史上最反动的资产阶级势力。人民群众对所谓“国学”没有任何需求;所谓“国学”也根本不具备解决人民群众问题的动机和资质。今天,为着反抗压迫、为着自身的解放,人民群众需要的是马列毛主义。所以,二十多年的欺骗宣传,二十多年所谓儒家文化的这“热”那“热”,人民群众根本不买账!根本不上当。在人民群众中间兴起的是“毛泽东热”,而不是什么“传统文化热”“国学热”“读经热”“汉服热”。
陈来院长,你可以到天安门广场看看,到韶山看看,再到孔子那里看看,究竟哪个热、哪个冷,相信你会有自己的判断。
2011年,有些人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夜半三更、鬼鬼祟祟把一个孔子像立在了革命历史博物馆北大门外,招致全国声讨、一片喊打,最终连夜拆迁。“敢做不敢当”,至今,是谁把这个丑陋的像弄到革命历史博物馆的,没有人敢承认,有关人等都当了缩头乌龟。陈院长不知道这事吗?还不说明问题吗?
199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鼓吹“国学热”,还说明反动的孔孟之道,在反动学术人士的鼓吹下,终于从学术界走向了主要媒体,开始公然欺骗群众,开始了“颜色革命”。
二十五年过去了,“颜色革命”还没有成功。陈院长,你急了吧?
八、原文:人们渴望文化的复兴,更渴望通过儒家传统树立起对国家的信心。
评论:广大劳动人民的确渴望文化的复兴,但是我们渴望的是马列毛主义的复兴,是社会主义的复兴,是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复兴,决不是什么儒家文化的复兴。因为马列毛主义是指引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武器,是指导人民解放的思想武器,是解决人民群众问题的思想武器;而所谓儒家文化,却是维护剥削阶级利益、麻痹人民反抗的工具。人民群众渴望的是当家作主,而不是跟着孔子的教训做奴隶,更不是做奴才!为了马列毛主义复兴、社会主义复兴,共产党人正在艰难地与相互勾结的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作殊死斗争,恰在此时,孔孟儒家在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扶持下,又卑卑怯怯来跳出来充当帮凶。“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我相信,就是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再加上什么儒家思想,你们三家联合起来,最终也同样是失败。
至于什么“渴望通过儒家传统树立起对国家的信心”,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所谓儒家传统弄得大宋亡于金元,弄得大明朝亡于大清,弄得大清亡于民国,弄得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殖民主义列强面每战必败,弄得人民挣扎在死亡线上,弄得整个中华民族四分五裂,弄得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弄得外交官被打死而无可如何。
这如此臭名昭著、劣迹斑斑、罄竹难书的儒家传统会让人们“树立起对国家的信心”,究竟哪些“人们”会因为儒家文化而树起“对国家的信心”?
你脑子没有毛病吧?
所谓“儒家热”“国学热”“汉服热”“读经热”及行跪拜礼之类,无非是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在帝国主义的鼓噪下制造的丑剧闹剧!分明是马戏表演、行为艺术,只能博人一笑。
于丹、易中天甚至季羡林、南怀瑾,都不过是打着弘扬传统文化旗号的学术商人、学术骗子、学术混子、学术油子。于丹已经被北大轰下的舞台了,陈来院长还抱其大腿,真是可笑。
九、原文:中国人认识到了传统文化里面好的一面,看到了它的魅力所在。
评论:“巧言令色,鲜矣仁!”这话应该在陈院长身上一用。
没有马列毛主义,没有劳动人民的阶级立场,哪能看出什么传统文化的“魅力”?无非是看中其对劳动人民的麻痹作用、欺骗作用。
那些看到所谓传统文化“魅力所在”的,是什么人呢?是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帮凶、走狗、打手,是中国共产党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最凶恶的敌人。
十、原文:其实,早在激进的百年前,就已经有一部分人也在做着维护传统的努力,但他们大部分人已成为了历史上的失语者而被忽略。章太炎说研究国故要从自国自心发出来;钱基博在《国学必读》一书中则更重人文主义的国学,“发国性之自觉,而纳人生于正轨。”
评论:说到维护传统,提到章太炎和钱基博(钱基博是钱钟书的父亲)。这里得提一下共产党人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在研究历史上的不同态度。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研究问题,只喜欢从概念从发,从所谓学者的研究论述出发,绝对不会从劳动人民的革命斗争和生产劳动实践出发,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史观,属“教条主义”。而从实践而不从理论、概念出发研究历史,恰是共产党人的原则性的做法,是人民史观的基本要求。这个出发点问题,是共产党人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本质区别之一。作为共产党人,如果不从革命斗争实践出发研究问题,就意味着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谈论问题,只要是从学者的研究成果、从书本出发,不从实践出发、不紧密结合实践,马上就会陷入唯心主义。
正因为章、钱等人的研究脱离了革命斗争实践,脱离了人民群众,所以,他们在中国思想文化问题上,在创造新的引导中国人民走向阶级解放和民族复兴的革命斗争中,没有发挥太大作用,丧失了发言权,丧失了文化领导权,被人民遗忘是必然的。以一言蔽之,是他们自己没有了领导文化革命的动机、能力和积极的行动,所以,没有人听他们闲聊,这怪不得任何人。即使现在翻出他们的所谓著作,也掀不起大浪。(第一部分完)

本文地址:https://www.wxmwjx.com/wxm/520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