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平堂 | 从黎巴嫩影片《何以为家》谈电影的“选题”和“塑造”

2021-02-22 21:44  阅读 15 views 次

进入二十一世纪,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当电脑、手机把万花筒般的各种信息送入人们眼帘的时候,想看一部影视作品已经变得十分容易,只要动动你的拇指便可信手拈来。但是要想真正看到一部能打动你心灵的作品却又变得十分艰难和不易了!为什么会有如此感觉?原因很简单,在目前高度商业化的社会,当一切以金钱作为评判标准的情形下,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变得尤为稀罕和重要。每当出现这样作品的时候,无论她是小说、诗歌、戏剧、话剧、电影或者电视剧,都会以情动人,同时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也都会大获成功!黎巴伦嫩影片《何以为家》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也是近年来小制作影片中最令人心灵震撼的一部影视作品。去年“五一”期间,内地电影市场有几部影片同档期上映,但《何以为家》却以全国票房第二的骄人成绩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走进电影院。今年九月,央视电影频道又播放了这部影片。电影《何以为家》的导演娜丁·拉巴基说:“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为了更真实地展示社会问题,尤其是孩子们丧失了他们的基本权益这一问题。”影片讲述了一个12岁黎巴嫩男孩赞恩的辛酸故事,他出生于首都贝鲁特的贫民窟中,多年来与父母和兄弟姐妹七口人一起挤在一个破旧的阁楼里。赞恩和弟弟妹妹们从未上过学,每天除了打零工和贩卖手工果汁外,还不时受到父母的辱骂和殴打。赞恩经历生活的磨难,在想要逃离这个国家时,却发现原来自己的存在不具有“合法性”。这些孩子都没有能证明自己存在合法性的出生证明或身份证件,这对糟糕的父母甚至也不清楚他们的确切出生日期。而赞恩被父母卖掉的妹妹撒哈瑞的惨死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赞恩因为故意伤人而入了狱。母亲在狱中告诉赞恩他又要当哥哥了,而他们打算把新的孩子再次取名叫撒哈瑞,这显然是一个让赞恩更感到绝望的消息。在绝望中,他将父母告上法庭,原因是他们生下了他。他们给了他生命,却没能够好好地抚养他,没能给他应有的教育、健康和爱。在法庭上,面对赞恩的控诉,他的父母激动地辩解道:“我们生你养你,你却将我们告上法庭?你有什么权利批评我们?你有我们这种处境吗?”“我希望大人听我说。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赞恩说道。在一个畸形的社会里挣扎着成长几乎是所有贫穷家庭孩子生存的必由之路。黎巴嫩拥有23.2%的难民占比,是世界上难民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这种“身份”的束缚就像一张无形的网,密不透风地困住了这个畸形社会里的底层民众的自由。主角赞恩也是其中之一。没有身份,没有归属,无处可去,无以为家。这个畸形的社会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影片主角赞恩的遭遇在黎巴嫩这样的国家很普通、也很寻常,但谁能不承认这个存在的事实很悲惨呢?影片对人性的反映是客观而又真实的。从一开始的父子法庭相见,到赞恩家穷困潦倒的真实生活的展现,用真实的情感打动人,一个十多岁小男孩赞恩与社会、与命运的抗争是顽强的,也是无可奈何的。以“情”动人,是这部影片最显著的特点。比起那些动辄花几亿,大制作、大篇幅来讲,它更能打动人!也更能触动人心。联想到国内一些导演近年来在电影创作方面的表现,首先输在了选题和塑形方面。譬如电影《泰囧》出现后,紧跟着出现了很多以“囧”为题材的影片,跟风潮随即而至。还有那些已经成片的经典,反复翻拍,其实并没有多大突破,最终没有达到预期目的。编剧和导演们对眼前存在的各种真人真事却没有兴趣,不屑于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却整天沉浸在自己营造的“鬼神、英雄、天上、地下等漫无边际、虚幻飘缈的虚拟世界里。譬如著名导演陈凯歌的《妖猫传》《无极》《道士下山》等,就是一些拍“鬼”、“神”、“道士”的鬼怪题材,远离了凡人凡世,因为“鬼、神、道士”们的三观和普通凡人绝对是有距离的,情感上怎么会引起共鸣呢?当然,电影创作中,对于题材的选择是不应该有限制的,也就是说无论 拍“鬼”还是拍人,都可以自由发挥,无论是好人坏人,恶鬼还是善鬼,关键是反映他们的情感世界,反映他们怎样处理和对待身边的人和事。只有情真意切,以情动人,才会有观众的共鸣和支持!而对于导演和创作者来说,怎样才能打动观众?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走进电影院,首先最重要的就是选题,是对题材的准确选择和把握!只要贴近生活、无论工业农业、军事科幻、恋爱家庭、好人好事、社会讽刺、激励上进、感动人心、未来科幻、虚拟世界等等都可以成为电影可以表现的题材。其次不管选什么题材,必须把握一个原则:就是要以“情”动人!如果缺乏真情,靠胡编乱造、完全虚构的故事、为了拍电影而拍电影,那注定是要失败的。再譬如陈凯歌前几年的《无极》、最近几年的《妖猫传》《道士下山》等,很多观众一听名字云里雾里,就不大想去影院!最终票房惨淡,白白葬送了观众对陈凯歌导演的期望!大家都很纳闷,觉得曾是“艺术电影旗帜”的陈凯歌,为什么就讲不好一个电影故事了?还有张艺谋,自己声称:作为一个电影导演,首先要讲好电影故事。但他的《三枪拍案惊奇》《长城》却一次次令人失望,长此下去,当然只会消耗大家对他们的信任!总的来说,拍电影不但要认真选题、深刻揭示人性、精心制作每一个环节,只有抓住最本质的东西,才能受到观众的欢迎。最忌讳的是不能只是玩玩技巧、胡凑乱编一个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故事,既不感人肺腑,又缺乏生活逻辑,这样的电影谁愿意掏钱去看?作为学院派导演,陈凯歌出身于导演世家,又和张艺谋、冯小刚在中国影坛有“三驾马车”、三足鼎立之势,现在需要的倒是希望他们静下心来,放下架子,好好反思和总结一下自己这些年来导演作品不断失败的教训,以一颗平常心,哪怕讲述一个普通小人物的命运故事,只有付出真情、以情动人,首先感动自己,讲好一个电影故事,而不是动辄什么大制作、追求票房价值,只有发挥自己的特长,去导演自己熟悉的领域里的哪怕是一个小小人物的命运故事,真正发掘出人性的特点,美也罢、丑也罢,只要是有情的、真实可信的、首先感动了自己,最终才能感动别人!大导演们总是端着架子、漂浮在空中多累啊? 【参考资料】1、———来自南京大学新记者<NJUXJZ>”2、黎巴伦电影《何以为家》

衡平堂
1954年生,陕西凤翔人,1977年毕业于西安公路学院,陕师大教育学硕士。长安大学网络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研究员,文传学院兼职教师,讲授《电视节目编导与制作》课程,在《广播电视制作》、陕师大、西北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科研成果获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现已退休。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衡平堂 | 音容宛在——深切怀念英年早逝的霍忠义教授●衡平堂 | 难忘的印象——怀念李东仓老师●衡平堂 | 从影视思维的角度谈谈--小说《酒镇》的读后感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57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