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良/弱者

2020-12-27 21:44  阅读 7 views 次

特别提醒:

 ▶ 点我领取 专享优惠券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弱者
作者:方良
是谁悄悄地偷走了激情澎湃的青春四十三年风风雨雨劳燕分飞到如今惊不了天地泣不了鬼神平凡舞台上人人奉献一颗赤子心行走不同道路穿过岁月风尘今朝故里重相见友谊值千金夕阳无限好不怕近黄昏珍重啊亲爱的同学们这是我为邵阳中学77届高中同学初次聚会写的一首小诗。望着面前这幅25人集体照,我思潮起伏,感慨万千。岁月峥嵘。命运的齿轮不停地转动着,在历史的漩涡中,每个人都在挣扎着,前行。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那个胖墩墩的小光头,眨巴着一双狡猾的大眼睛,不正是李稳发吗?小时候,调皮捣蛋,敢跟班主任当面顶嘴,大吵一场。后来,敢为人先,第一个风风火火闯深圳,还真发了,现在算是班上首富;这个貌似斯文,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瘦老头梁方,当年得过作文比赛第一名。历经磨难,锲而不舍,如今成了小镇上颇具影响的作家;左边那个天生丽质,清水出芙蓉的班花方小兮“老大嫁作商人妇”,今日风韵犹存......一路浏览过来,最后,我的目光锁定在最右边那位貌不惊人的龚左启身上。记忆的闸门,被滚滚思潮冲开。往事如回放的电影镜头,组成蒙太奇。龚左启的家在山明水秀,充满瑰丽想象的龚家洞。三十年前,我因为当教书匠的缘故,在那里小住过半年。他是我们毕业后,唯一一个接触较多的同学。那时候,龚左启刚从海军某部退伍回乡。他跟我说,当海军很苦。成天泡在海水里,受到海盐刺激,皮肤过敏,浑身溃疡,就像蛇一样蜕了一层皮。回家后,龚左启积蓄了一些钱,后来申请到了几方砍伐指标。于是,在老宅油铺里下面山坡上,新盖了几间土墙房。落成后,他特意邀我去参观。从他的新居走出来,我除了礼节性奉承几句外,想更多的是,一个人独守这高大宽敞的新屋,该会多么寂寞!要是有个家就好了。风如一把秋天的梳子,在树枝上来回穿梭,梳理着枯黄的叶子。天空变成了一个爱哭的男孩,整天流着眼泪,他一定是没有得到柿树上那枚最后的熟果。明澈清浅的流水,挤上了窄窄的石滩,湍急的身影一滑而过,又迅速融入了深深的潭中。小鱼在水草里悠闲地捉着迷藏。游累了,就伸出头,打探天气的变化。没有人留意,有一双全神贯注的圆珠眼已瞄准了它白嫩的身子。鹭鸶鸟身着朴素的外套,长长的细腿插立溪中,一动不动地盯着水面。早饭后,我正翻开【水浒传】,读卢俊义被吴用下套上梁山的故事。龚左启的弟弟龚千启进来了,我有些惊诧。原来龚左启砍了一堆自留山上的桐树,其中少数是有主无人管理的插花山上的。他准备生产木耳,借以挣点钱还债。不料,被护林员告发了。乡上派来大批民兵,将油铺里屋前屋后包围住,龚左启被捉走了。临走时,他给弟弟留下一句话:“你去找方良做我的辩护人”。老实说,我不是律师,也不是法律工作者。为刑事案件辩护,“和尚进洞房,还是头一回”。但面对龚左启同学急难时的信任和求助,义不容辞,只好一口答应下来。我立马随同龚千启来到十几里外的龚家洞油铺里,只见龚左启的母亲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似乎天塌了一般。我鼻子一酸,只好强忍着泪花,安慰她几句。从油铺里回来后,我只好临时抱佛脚,翻阅了一些法律书籍,再三斟酌,修改,拟订好辩护词。当我拿着身份证和龚千启去县城法院登记时,法官极力推荐县城的柳大律师。龚千启沉默不语,我只能在心里说,法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个穷到骨的山里人,哪来钱请大律师辩护?开庭那天,龚左启面容憔悴,带着手铐,由两名法警从看守所押解到了法院。除审判长,书记员外,另有一名公诉人,两名陪审员。龚左启的弟弟是唯一旁听者。我精心准备的辩护只是履行一道法律程序,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因涉案木材数量有水份,申请重新勘定,法官既没有准许,也没有驳回,如同坐在辩护席上的我一不小心,放了个不太响的屁。最后,审判长当庭宣判:龚左启犯乱砍滥伐,破坏森林资源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庭审结束,龚左启面无表情,被法警带走。我除了叹气,实在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安慰他,只好默默地行个注目礼。据说,龚左启心里很不服,原本是要上诉的。但我没有律师证,无条件会见嫌疑人。况且,人在县城百里外的乡下,龚左启无法联系我。再说,那时候,法律援助制度还在遥远的太平洋那边,国人尚未听说过,上诉的事只能不了了之。日子过得既漫长,又飞快。两年后,龚左启从建新农场回来,第一时间找到我,硬要给我二十元钱作为当年为他充当辩护人的报酬。我深知一个刚从班房里出来人的处境,于心不忍,只好将钱偷偷地塞进他的旅行袋中。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龚左启了。今年中秋囯庆黄金周假期,77届高中同学首次聚会。我因为人在外地,未能参加。从微信传来的合影中,我惊喜地发现了龚左启同学。四十年风霜岁月,也许磨圆了他的棱角,摧白了他的双鬓,但他依旧精神矍铄,似乎犟气不减当年。但我不知道他的晚景如何?我询问了龚家洞里一些旧友,大家对龚左启的评价普遍不高。说他仍然是头犟牛。我知道,龚左启的父亲是信佛吃斋的。善念却没有得到善报。三个儿子,一个青年时自盖房屋,从高空掉下来摔死了,另两个至今还是光棍。不过,这几年搭帮精准扶贫政策,政府对其帮扶力度很大。龚左启单身一人,正享受着五保户待遇,还有些参战优抚补贴,温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是人生不幸中的万幸,我由衷祝福他!
作者简介
方良,字逸仙,号若英园主,晚号莞香堂主。1961年生,湖南平江人。工人,文学爱好者。
图片:网络
征稿说明 《潇湘原创之家》

卢宗仁专辑 万辉华专辑 蒋正亚专辑
彭定华专辑 吴标华专辑 易石秋专辑
陈有红专辑 谭伟辉专辑 黄志中专辑
谭湘岳专辑 沈保玲专辑 史建国专辑
朱素青专辑 杨英专辑 柳平国专辑
许光辉专辑 杨辉专辑 弘毅学子专辑
方绪南专辑 龚春林专辑 孙美堂专辑
万志勇专辑 甘桂柳专辑 官松源专辑
熊英专辑 刘正年专辑 罗夏龙专辑
秋暖跃马合辑 魏晓晖专辑 方良专辑
何志贤专辑 吴穷专辑
(专辑持续更新,欢迎作者入驻)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550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