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最美三月天袁海参

2020-12-17 08:32  阅读 29 views 次

西散南国文学
审核|刘瑞敏
编辑|小黑
图片|网络
人间最美三月天
作者/袁海参
“阳光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风和日丽的阳春三月,在一年之中,是最经典的月份。平和、温暖的气温,彻底驱逐了阴湿、寒冽的天气。明媚的阳光,给大地带来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清新的空气,混和着树脂清冽的淡香,沁人心脾。春光赋予人的舒坦和清爽,在人体内缓缓流淌。而春色又撩拨起文人雅士、莘莘学子漫天的遐想。
因文刍刍的工友邀请,借着卡天亚鞋厂停工三日的隙罅,打着"阅尽人间春色”的派头,徜徉于一望无际的旷野。
春天毕竟是春天,不仅有着少女般的妩媚,而且还有着少妇般的温柔。旷野里碧绿的小草,沾满了晶莹的露珠,在和煦的太阳光辐射下,熠熠生辉。工友走在我的前面,迈着矫健的步履,渐渐地和我拉大了距离。到处目不暇接的景致,使他惬意得春风满面,用“春风得意马蹄急“的精典诗句来形容他,实在不为过。而我毕竟比他年长十多岁,两脚显然不听使唤。工友却叽叽歪歪地说个不停,一面埋怨我行动迟缓,一面又不停地向我招呼着。仿佛我是一位惹人讨厌的小孩,给他带来数不尽的、无可奈何的烦恼。为了使我跟上,他用揶揄的话刺我。"文人的骨子里,储蓄着女人扭扭捏捏的细胞,缺乏男人雷厉风行的气势"。唉!工友亢奋的心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我好歹也是"铁铮铮"的男子汉,"气宇轩昂"的大丈夫,岂能和女人相提并论?虽然我面带愠色,但我依然没有说出来。我踽踽独行,是怜惜足下的小草。要知道,小草也和人一般,有旺盛的生命。我爱护小草,犹如呵护襁褓中的婴儿,我的善良意念,很大程度上,源于母亲虔诚佛教思想的熏陶。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不经意间。一条小溪突兀在我们面前。小溪并不算宽阔,但溪水清澈见底,密密匝匝的水草清晣可见。水草在上流水的驱动下,向下游方向弱弱地弯着腰。偶尔也有三五成群的小鱼儿,摇曳着小巧的尾巴,一边吃着柔嫩的水草,一边随潺潺的流水飘然而去。小溪两岸,柳树成萌,柳枝如少妇的刘海,自上而下,梳理得顺溜。乍看去,又如少女的身材,婀娜多姿。我看着迷蒙的柳絮,陡然间我想起东晋才女谢道韫梦幻般的美句:"未若柳絮因风起"。我也来一句“未若雪花因风起"。是啊,才女将雪比喻柳絮,我也反其道而行之,将柳絮比作雪花了。
那些居住在海边的村民,总喜欢栽种些杨柳、香樟、或其他树叶茂盛的树,这些树不仅用来美化环境,而且,这种人造的屏障,可以减缓台风的肆虐。
我们跨过小溪,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赫然在目。菜花散发出来的幽香,一古脑儿地扑鼻而来,人置身于浩荡的花海,好像整个身子,浸泡在浓香的浴缸中,黄蜂漫天的飞舞,发出嗡嗡作响。敢情是欢迎我俩的到来,以这种柔声细语的方式,和我俩打招呼。然而,我却不以为然。我今天遭遇着天文数字的、身披黄金锁子甲的小家伙,顿感怵目惊心,怯生生地裹足不前。工友开怀大笑,笑我胆小如鼠,笑我孤陋寡闻,笑我娇贵得像宫中王子。他告诉我说:蜜蜂其实很友善,只要人类不无端地去挑衅它们,他们是不会主动向人类发起进攻的。只有蜷缩在半山腰及倒掛悬崖绝壁的马蜂和细腰蜂,才是蜇人的魔鬼。工友一番耐人寻味的解释,其实是给我鼓劲,给我前进的勇气。虽然我胆子壮大了点,但我恐惧的心态,依然没有消退。即使是前进了,也是诚惶诚恐。于是,我带着"死猪不怕水烫"的无奈,向前冲去。奇怪,如工友所说,蜜蜂并没有为难我,对我一身赘肉似乎不感兴趣。我想,也许它们挡不住花蕊芬芳的诱惑,暂时放我们一码,我们今天能"过关斩将",纯属侥幸。
的确如此,在这个暖融融的季节,黄澄澄的油菜花香,揉合在温馨的气流中,花香潜入我们的嗅觉,在五脏六肺中游荡,并且漫延到平静的心海。之前无休止的烦脑,莫名的困惑,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油菜花,涤荡得干干净净。忙碌的蜜蜂,跳跃的蝴蝶,翩翩起舞的蜻蜓,呢喃的鸟儿…………。这些大自然的宠物,有意无意地织成一道道风景。我绻恋于这个人文景观,我热衷于这个旑旎的风光。遽然,我想起南宋时江西吉水县杨万里描写菜花的诗句:
篱落疏疏一径深,
树头花落未成荫。
儿童急走追黄蝶,
飞入菜花无处寻。
我被这脍炙人口的诗深深感染,我东施效颦地和了他一首诗:
花香阵阵春意深,
阳光明媚不成荫。
已知漫天飞黄蝶,
满腹诗文到此寻。
最后一句,是为押韵而已。其实,我空荡荡的大脑,那来的“满腹诗文",只不过自我解嘲罢了。几十年前的知识早己荒废,现在几乎江郎才尽了。
我俩好不容易穿越浩浩荡荡的花阵,不经意间,爬上了一座小山。与其说是小山,倒不如说是馒头式的小山岗。我伫立在山岗上,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盛开着数不尽的映山红。我浮想联翩,心情澎湃,恍惚间沉浸于血与火的世界,置身于红与绛的境地。山岗上的映山红,与田野间的油菜花交相辉映,争妍斗艳,凸显春天的妖娆。
我不知那个小学的学生到此春游,他(她)们人数众多,几乎占领了这个无名高地。烂漫的山花,烘托出一颗颗纯真的童心,阳光般的笑脸更加靓丽。他(她)们是春天里的鹞子,在山岗上飞来飞去。之前在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此刻,已更换成咯咯咯的笑声。笑声一浪盖过一浪。嬉闹一次胜过一次。我想:美好的春天,不就是昭示着他(她)们的青春韵华吗?
有几位扎着羊角辫子的女孩,发现了我们,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带着纳罕的神态,一齐奔跑过来和我们搭讪。看她们认真谨慎的样子,俨然是当年地下党工作者,惧怕身份暴露,恪守党纪党规。又似实习的小记者,很多稀奇古怪的提问,足以让我们瞠目结舌。然而,我们又以长者身份自居,答非所问地搪塞过去。
不知不觉地太阳开始西斜,工友说饥肠开始打鼓,嚷着返回厂里。我玩得兴趣正浓,当然不想立马班师回头,于是,我开始倒转头来对工友埋怨起来。我说,邀我出来踏青的人是你,催促我回去的人也是你,这不应了那句古话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吗?我此时此刻就像新婚不久的女人,到了娘家,丈夫催着回婆家,有十万个不情愿。话虽这么说,但娘家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婆家才是最终归宿。
我陶醉于山色空濛,行云流水的氛围;我眷恋于鸟语花香,绿树成荫的世界。
为了缩减时间,以最短的路程回到厂部。于是,我们选择山的西边捷径行走。山下,一条小河横亘在我们面前,河岸楮树下,停泊着一只小渡船。树上鸟儿见了我们俩个不速之客,心照不宣地飞走了。这种场景,又使我想到北宋易安居士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的词: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作 者 简 介袁海参,原名袁海生,江西乐平接渡袁家村人,1960年生,79届高中毕业,2000年开始创作,在务工地福建省福安报副刊发表现代诗14首,散文7篇,并在《福建文学》出版中篇小说《来自异乡的手》。2019串在浙江温岭卡天亚鞋厂,利用业余时间,在《作家联盟》、《于都诗词》网站先后发表现代诗多首,仿古诗多首,小散文多篇。2020年抗疫期间,又在《于都诗词》、《福安市赛江诗社》发表仿古诗各1首。
投稿邮箱
西散南国文学社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南国散文》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南国红豆诗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西散南国文学编委
总顾问:刘志成
特约学术委员:李汉荣 杨年华
顾问:林膑董守和依凝丁铭春周耀华熊建华
艺术顾问 :陈超 龙怡珍 黄国梁
名誉社长: 孟甬
社长: 卢小夫
副社长: 李景
执行主编 :若兰
副主编:杨青 吴开岭 黄传安
财务部主任:李惠
策划部副主任:冯永谦
制作部主任:妙妙
审核部主任:孟丽华
推广部主任:吴人民
编委:次 央 肖 龙 杨雯兰 孟丽华
魏来安 滕新晶 問 問 胡文举
傅沐辉 段鹏尧 黄传安 叶彩虹
小 黑 龙玉波 陆 悦 袁 非
独孤白 卫 云 空谷幽兰 吴秀珍
陈立国 常文
主管单位: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编辑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商务厅13层
邮编:850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6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敬请关注南国文学
版面设计:問問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528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