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金称市的故事|谢冬云

2020-12-11 00:08  阅读 26 views 次

西散南国文学
审核|魏来安
编辑|滕新晶
图片|网络
金称市的故事
作者/谢冬云
小时侯,我除了疯玩,就是挨父母的巴掌。但话说回来,我也有点爱好一一喜欢听大人们讲故事。听得最入迷的是,听我的堂叔在夏夜,在朦胧的月色中娓娓述说“金称市”名称的由来。
何年何月已无从考证,只能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日凌晨,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在清亮的夷河里看到一道光芒四射的亮光。老人先是吃惊,后是好奇地观察亮光的去处。待看究竟,只见一杆金称在河面上若隐若现,出现时间很短,瞬间便消失了。
这奇闻传遍大街小巷。后来,有几个小孩和女人也说看到过同样的情景。于是众说纷云,不同版本的奇闻不胫而传,顷刻,闹得满城风雨。
听说,后来有一位白发老人打道而过,在夫夷河畔逗留良久,跟一位看牛伢子透露:“河里的金称必须要“斤猪”才能获取。”说完,老人瞬间不见。
于是,夷河江畔百姓都想获得“金称”,像拉网似的到处打听“斤猪”。经过不少波折,果不其然,有人打听到了一一蔡家桥一家农户家,有一头喂了三年的,净重只有一斤的小猪。
于是,大家喜出望外。经过讨价还价,众人出高价买回“斤猪”。
找到了“斤猪”,于是,大家日夜守候,等待“金称”的出现。
果不其然,这一晚,“金称”出现了,人们一个个高兴得心跳加速,旋即将“斤猪”向“金称”出现的位置使劲地扔过去,由于用力过猛,"斤猪“跃过了“金称”的位置。几个回合,“金称”没有挂上“斤猪”。就这样,“金称”再也没在江面上出现了。
后来,人们把夷河江畔的一个小镇叫“金称市”,这就是“金称市”的由来。
“金称市”是方围几十里人们交易买卖的重要场所。金称市以农副产品交易为主,茶油特别著名。
“金称市”又名塘田市、回龙市和黄亭市,是塘渡口重要交通纽枢和集镇要地。金称市每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之间是客流高峰,人山人海,你推我挤,水泄不通,煕熙扬扬,繁华喧嚣,热闹不亚于广洲和上海。
金称市盛产辣椒、柑子和甘蔗。金称市屠宰场,耕牛交易生意十分红火。大型供销社,琳琅满目。金称市中学、小学,书声琅琅,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金称市茶油煎出的豆腐颜色鲜美,芳香四溢。金称市猪血丸子,是待客时桌上不可缺少的美味。如果你尝尝金称市糯米粑粑,会让你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你如果到金称市走上一圈,会看到金称市美女成群结队,胜貂蝉,盖西施。难怪,在我们老家,俊男有非金称市姑娘不娶的习惯。怪不得,在我们院子,娶金称市美女的习惯代代相传,原来,金称市姑娘个个贤慧善良,能干有加,打理家务,安守妇道。
金称市人民热情好客,只要你来到金称市,好酒好菜款待,推杯换盏,情意绵绵。金称人民仗义,豪爽,慷慨,说一不二。金称市社会安定,人民团结,邻里和睦。
小时候,大人要我上街买东西,首选的集市是金称市。从范街码头到对岸街上,你可以享受坐船的快乐,艘公一边摇撸,一边唱山歌,渡船水上游,微波荡漾,游魚欢跳。
金称市物价稳定,从不欺行霸市,公平交易,人们和睦相处,互帮互助。我15岁那年,挑着箩筐到金称市粮站凭票买粮,精瘦矮小的我,吃力地挑着50斤重的稻谷。在粮站,阿姨放下手中的活,送我到船上;在船上,好心的大爷帮我上船、下船……
站在范街码头,一览金称市全景,一条夫夷江从回龙市宛延而来,微风细浪,渔帆点点。两岸绿树成荫。有着古色的惜字塔高高矗立在夷河江畔,街上房屋错落有致,洗衣码头笑声喧哗。
每年端午,是金称市全年最为热闹的一天,花衣少女,风姿绰约,帅小哥哥风流倜傥,夷河两岸围滿彩色洪流。河面上,龙船飞舞,划出一道道波纹……
去年春节,朋友邀我到金称市作客。重回久违的金称市古镇,心潮起伏翻滚,感慨万千。过去的古镇形象在脑海闪现,重拾老街一段过往,恍然如昨,破旧的老街,游人稀少,一片苍凉。如今,金称市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气势恢宏。宽阔的水泥大道四通八达,黑色小车来往穿行。老电影院,屠宰场已被一座座洋房、酒吧、超市所代替。我和朋友围坐在火炉旁,桌上摆满热气蒸腾的佳肴,侃侃而谈,回忆过去,天南海北地无所不叙。
下午,我受邀到曹门渡老同学家坐坐。曹门渡在金称市上游一公里处,依山傍水,院前、路旁多年的石马栩栩如生,石马被过路游人摸得油光发亮;马嘴,脱落了一小块。传说,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位农夫扛着锄头路过自家的农田,看到一匹高大的白马偷吃禾苗,农夫怒火胸中烧,一锄头打在马的嘴上。第二天,人们发现路边的石马嘴巴脱落了一块,农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晚偷吃田里禾苗的马,就是路旁的石马。
提起曹门渡,还有一段代代相传的故事。曹门渡与麦野塘隔河相望,遥相呼应。一日黄昏,一孕妇等在渡口,船已没有了,孕妇非常着急,正在此时,河面上出现一只大乌龟,乌龟慢慢游到码头,示意孕妇爬到它的背上。孕妇当时吃惊,不敢造次,但又觉得无奈,只好斗胆爬上乌龟背上,乌龟把她安全地渡送过河。
一年后,孕期已满,可总不见临盆迹象,这样一怀就是三年。家里人很着急,找郎中把脉,找八字先生算命,忙得不可开交。
一天夜里,孕妇入梦,梦中有白胡子老者告诉她已怀上“真主”。孕妇喜出望外,告诉家人,消息不胫而传。
孕妇三年怀真龙天子的消息传到京城,传到皇帝耳中。皇帝当场下令,追杀孕妇。
最终,孕妇被剖腹杀死,“真龙天子"自腹中降世。"真龙天子"为寻生路,情急之下,跨上路旁木工师傅闲置的“木马”,木马果真会跑。“真龙天子”骑着“木马”逃命,但后面跟着皇家军马追杀。无奈,木马逃到拦木冲地带,就无法走动了,就这样,“真主天子"被杀害了。第二天,在曹门渡后山园竹林,每个竹节破裂,据说有菩萨现身。
从曹门渡回来,走在金称市大桥上,桥下,河水湍急;桥面,来往车流不息。而在我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作 者 简 介谢冬云,湖南邵阳人。多年来与文字相伴,先后在《散文福地》《天津散文选刋》《邵阳日报》《资江源》《双清报》《邵阳人》发表习作。
投稿邮箱
西散南国文学社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南国散文》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南国红豆诗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西散南国文学编委
总顾问:刘志成
特约学术委员:李汉荣 杨年华
顾问:董守和 依凝 丁铭春 周耀华 熊建华
艺术顾问 :陈超 龙怡珍 黄国梁
名誉社长: 孟甬
社长: 卢小夫
副社长: 李景
执行主编 :若兰
副主编:杨青 吴开岭
财务部主任:李惠
策划部副主任:冯永谦
制作部主任:妙妙
审核部主任:空谷幽兰
推广部主任:吴人民
编委:次 央 肖 龙 杨雯兰 孟丽华
魏来安 滕新晶 問 問 胡文举
傅沐辉 段鹏尧 黄传安 叶彩虹
小 黑 龙玉波 陆 悦 袁 非
独孤白 卫 云 吴秀珍
主管单位: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编辑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商务厅13层
邮编:850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6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敬请关注南国文学
版面设计:問問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516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