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南国文学】父亲是个文化人 |孙文斌

2020-12-08 09:44  阅读 19 views 次

西散南国文学
审核|若 兰
编辑|滕新晶
图片|网络
父亲是个文化人
作者/孙文斌
我很幸运,摊上一个有文化的父亲,父亲1938年生人,念过九年书,堂堂正正的初中毕业生。父亲那代人,没有几个有文化的,父亲绝对称得上是文化人。在我刚上学时,我并没有感觉到摊上一个有文化的父亲有什么好处,反倒觉得是个灾难,皆因父亲有文化,我挨了不少打,父亲三天两头检查我的作业,查个认真,查个仔细,稍有差错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迫使我只能努力地学,拼命地学,只有这样,我才免遭皮肉之苦。父亲把我打得鼻青脸肿之后,便耐下性子一点一点地给我讲解,让我重新把错题再做几遍。父亲的管教相当严厉,若是作业做的不正确,连晚饭都不让我吃,直到做正确为止。被父亲严加管教后,我还真有点收获,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在班级里学习拔尖,回回考试都能进入前三名,挨打的次数也渐渐地少了,还能经常看到父亲的笑脸,时不时地夸奖我两句。我这才发现,有文化的父亲也会笑,也有血有肉。我对父亲的看法真正有所改变,是在六十年代末,父亲靠边站,不能乱说乱动,只能待在家里反省,写检查材料。父亲在苦闷之余,就给我们讲故事,天天晚上讲,讲《小英雄雨来》、讲《王二小》、讲《雷锋的故事》、讲《林海雪原》、《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父亲的口头文学堪称一绝,讲得活灵活现,出神入化,还有肢体语言加以配合,很有吸引力。听得我们如醉如痴,神魂颠倒。等我能捧起大厚书看时,再看看父亲讲过的那些名著,远不如父亲讲得精彩,听的过瘾。我们整整听父亲讲了两年多的故事,直到父亲官复原职,才告一段落。父亲那些墨水发挥得真好,在我小的时候,一进入腊月,我们家便热闹非凡,好多人夹着大红纸来到我家,求父亲写对联,在我们连队,父亲的毛笔字写得最好,那些年里,连队近二百户人家的对子,几乎都是父亲写的。父亲所做的这些,全都是义务的,即使有些人家拎着一盒糕点,拿着一瓶酒来感谢,也被父亲谢绝,有些人家过意不去,执意要把东西留下,父亲就瞪起眼珠子,威胁道:“若是不把东西拿走,来年就不给你家写对子了。”父亲还有一个特长,信件写得好,父亲好说话,有副热心肠,谁求都行,有求必应。那些没有文化的人家,都求父亲帮助写家书,服务绝对到位,用词得当,语言优美,叙述清楚,字体漂亮,让人听了格外舒服。那年冬,父亲带队参加农场水利大会战,在外面苦干了两个多月才回来,好多老头老太太们听说父亲回来了,连跑带颠地来到我家求父亲帮着写信,我们家聚了一堆人,这个说,你不在家,可把我们愁坏了,老家来信,找不到合适的人回信,你总算是回来了。那个说,我也求别人给老家写信,可是总觉得写的不解渴,没有表达出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我家的信,只能你帮着回。那天晚上,父亲帮人家写到十一点多钟,才把那些信写完。那些人个个心满意足地走后,父亲也累得不行,连衣裳也没脱就倒在炕上睡着了。父亲写发言稿也很叫响,那时节,动不动就召开什么动员大会,或是批斗大会,回回都少不了父亲写的发言稿。那稿子写得真解渴,真有力度,决心表得真大,批判批得真狠。谈及这些,父亲面露难色地说:“当时就是那个形势,表决心就得把口号喊个山响,开批斗会就得批个体无完肤。”最值得父亲荣耀的是,他这辈子帮助过许多人,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我家邻居王大哥,能吃苦能干活,美中不足文化水少一些,在机务上当学员。当时推荐工农兵学员,王大哥根本没往心里去,暗暗地想,比自己表现好的人多着哩,多大个雨点能淋到自己头上?父亲开导说:“别灰心,只要努力了,即使没成功也算有收获。”那时候经常开大会,表决心。父亲便帮王大哥写发言稿,一字一句地教他怎么念,抑扬顿挫火候怎么把握。王大哥终于鼓起了勇气,在连队开大会时,登台亮相,表态发言很有激情,慷慨激昂,令人刮目相看,人气指数直线上升。那年底,王大哥如愿地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到省城高等院校上大学去了。七十年代初,兴讲用,活学活用。各单位都在抓典型,典型就是拳头,代表着一个单位的形象。这当儿,父亲可派上了大用场,挑灯夜战写讲用材料,《扎根边疆六十年,一生献给北大荒》、《机智果敢抓逃犯,无私无畏保平安》、《永做不生锈的螺丝钉,扬起靶杆干革命》。这些讲用稿,虽说带有深厚的政治色彩,但却造就了一批人才,有扎根边疆的知青典型,有任劳任怨的工人典型,也有抓获内潜外逃的先进分子。经过父亲的妙笔生辉,他们都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大都走上了领导岗位。父亲不光做了很多成人之美、为人做嫁的好事儿,而且在暗地里也帮了好多人的忙。那时连队有七、八个地富分子,得经常写思想汇报、写改造心得。这些人大都年老体弱,文化偏低。让他们写这些,实在为难。这当,他们都想到了父亲,便求父亲帮助写。父亲便偷偷地帮助这些人写汇报,写心得,写得很深刻,写得很到位。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件冒风险的事儿,跟这些人物打交道,难免被人家扣上跟地富分子穿一条裤子的大帽子。妈妈也劝过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跟这些人打咧咧。可是父亲却有自己的主意,你说你的,我干我的,照样帮这些人的忙。七十年代中期,给改造好的地富分子摘帽,那是文革以来第一批摘帽,我们连队摘帽的地富分子最多,父亲功不可没。摘帽后的那些地富分子,都把父亲视为恩人,到我家感谢,父亲却大度地说:“不用谢我,还是你们改造的好,若是改造不好的话,即使我写得再好,也没用。”有文化的父亲称得上是多面手,业余生活也很丰富,说、拉、弹、唱,样样都会,没事的时候就教我们哥几个学乐器,我学二胡,二弟学笛子,三弟学手风琴,经过父亲的指导,我们渐渐地能拉出个调,能吹出个曲。等我们学的差不多时,就在父亲的指挥下在一起合奏,悠扬的乐曲,给我们这个小山村带来了好多欢乐,许多人都聚在我家看我们合奏,看我们表演,都用羡慕的目光望着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哥几个真自豪,每每学校或连队演出的时候,我们便组团登台表演亮相,回回都博得观众们的热烈掌声,那股高兴劲就别提了。刚开始学乐器的时候,我们是出于好奇,觉得好玩,满足一下虚荣心。等我们长大后,才体会到,学乐器、学表演真有用途,无论走到哪都不受憋,受益匪浅。父亲还结合工作实践,撰写了许多论文,发表在《中国农垦》、《农村科技》、《黑龙江农业》等报刊上。退休后的父亲也跟普通的退休人员不一样,扑克不打,麻将不摸,起早贪晚地写回忆录,写了三十多万字,书名也很有意味,《百味人生》,把他一生的经历,用自传体的形式记录下来,启示后人,求证命运,揭示生活本来面目。父亲说,他最感激的人是爷爷,身为普通农民,大字不识几个的爷爷,能供父亲念完初中,实属不易。都说好人有好报,做了许多善事的父亲并没有长寿,七十多一点就去世了。父亲虽然不在了,但许多人仍惦念着他,每次回家看望母亲,遇到认识的人,都对我说,想当年你父亲真是个大能人,大才子,那文才,那口才,绝对叫响。那些父亲曾经帮助过的人更是念念不忘,他们饱含深情地说:“你父亲不光文笔好,而且心肠更好,没有他帮忙,我们哪有今天呀?”其实我才是最大的受益者,没有父亲的影响和熏陶,我也不可能写出象样的作品,我真的好感谢有文化的父亲。作 者 简 介孙文斌,男,1960年出生,机关干部,198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在《章回小说》、《小说林》、《北方文学》、《鸭绿江》、《阳光》、《啄木鸟》、《星火》、《芳草》等六十余家文学杂志发表二百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全国、省市文学创作奖,著有四部中短篇小说集。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投稿邮箱
西散南国文学社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南国散文》投稿邮箱:2155074933@qq.com
《南国红豆诗刊》投稿邮箱:528784663@qq.com西散南国文学社签约作家
杜明月 龚铃洲黄祥银王亚欣赵达
徐非也 葛张尚洁 张译丹 郭榕亭
王志娇 史忠华张小利 张忆苏 杨飞
朱钟昕 刘瑞敏黄晓梦 刘胜彪 许江
(名单持续添加中……)
西散南国文学编委
总顾问:刘志成
特约学术委员:李汉荣 杨年华
顾问:林膑 董守和 依凝 丁铭春 周耀华 熊建华
艺术顾问 :陈超 龙怡珍 黄国梁
名誉社长: 孟甬
社长: 卢小夫
副社长: 李景
执行主编 :若兰
副主编:杨青 吴开岭 黄传安
财务部主任:李惠
策划部副主任:冯永谦
制作部主任:妙妙
审核部主任:孟丽华
推广部主任:吴人民
推广部副主任:杨雯兰
签约作家委员会主任:黄传安
编委:次 央 肖 龙 孟丽华魏来安
滕新晶 問 問 胡文举 傅沐辉
段鹏尧 刘瑞敏 叶彩虹小 黑
龙玉波 陆 悦 袁 非 独孤白
卫 云 吴秀珍 陈立国常文
空谷幽兰
主管单位: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编辑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商务厅13层
邮编:850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6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敬请关注南国文学
版面设计:問問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510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