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建东 │ 建立三足鼎立、多元竞争的全球经济新秩序

2020-12-01 12:08  阅读 19 views 次

3月21日,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召开。首席论坛是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举办的系列论坛,论坛定位高端、权威、前沿,将形势分析、政策解读、实践建言与学术研究融为一体,努力为学界与业界专家搭建一个信息交流、观点共享及成果展示的综合性平台,聚焦全球经济及金融格局的新变化,探究中国与世界宏观经济的发展变化与内在规律,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影响力的权威经济与金融政策论坛。
首届论坛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与京东数字科技联合主办,以“2019中国与世界经济展望”为主题,邀请了国内外著名机构的多名首席经济学家与领军学者共同探讨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和政策走向。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讲席教授、CIFER主任鞠建东主持了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并在“2019中国与世界经济展望:贸易、货币政策、产业结构与全球治理”环节中,发表了题为“建立三足鼎立、多元竞争的全球经济新秩序”的精彩演讲。
鞠教授指出,当前全球贸易市场呈现出以中国、美国、德国三个核心国家为代表的亚洲、欧洲、北美自由贸易区三足鼎立的格局,但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依然由美国主导,这构成了全球经济结构的基本矛盾——全球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不匹配。鞠教授还强调,当前全球高科技行业和金融市场的不对称开放,值得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高度关注。对于全球而言,建立竞争而非垄断的技术市场更加重要。
以下是鞠建东教授演讲全文:
我们不仅仅要看到短期,还要看到长期,不仅要看到附近还要把目光投向远方,我们看到中国和世界的联系,所以我们下半场是从中国去看世界,从世界再来看中国,集中去讨论贸易、货币政策、产业结构,与全球治理。
首先,我先抛砖引玉来谈一谈我的一些看法,我也把目光拉向远方,我的主要观点是关于全球经济新秩序,大家一直在讨论这个是什么,我的主要观点是一个多元竞争,为了支撑这种多元竞争的全球经济新秩序需要有三足鼎立的,以北美自由贸易区、欧洲和亚洲共同支撑的三足鼎立这样的结构,这个是我主要的看法。
我想讲两个最主要的观点:
第一,我认为全球经济秩序里面的主要矛盾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经济基础主要是指经济里面的三足鼎立结构;上层建筑是全球货币体系和制度——国际货币体系是美元主导,全球的治理体系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样的矛盾我认为会长期的存在。
第二,从去年以来,我们所经历的国际贸易的冲突,可以看出一种新的趋势。这个新的趋势我认为是国际贸易的冲突,出现了不对称结构性的变化,这种变化集中表现在技术市场和产品市场的不对称。
全球的产品市场开放,全球的技术市场保护、垄断,这种全球的技术市场和产品市场不对称的开放,值得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像中国这样制造业的大国高度关注。
我下面稍微解释一下。
全球经济秩序的现状,北美自由贸易区、欧盟和东亚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生产消费结构,分别以美国、德国、中国为核心,但是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是以美元、美债为主导,现有国际经济治理体系也是以美国为主导,所以我说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不一致。
上图展示了2000年的全球贸易格局,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在2000年,全球贸易格局基本上分为两块。
1、是欧洲,以德国为核心国。
2、亚太地区和全球其它国家在一起是以美国为核心国家,而且亚洲核心国家日本和欧洲核心国家德国也是以美国为最大的贸易伙伴。
2017年的格局完全变掉了,2017年最大变化是欧洲还是以德国为核心国家,但中国几乎取代美国在货物贸易、产品贸易里的位置,成为亚洲的核心国家,甚至成为全球其它国家的核心国家。
2017年中国的位置和2000年美国的位置发生了互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们觉得就2017年来看,全球贸易市场呈现出以中国、美国、德国三个核心国家为代表的亚洲、欧洲、北美自由贸易区这样一种三足鼎立的格局,这是第一个我想分享的。
第二,过去这18年里(2008-2018年)实体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国际货币体系并没有太大变化,从2000年到2017年美元依然占据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体系的主导地位。

上图反映了国际货币体系的失衡,横轴是不同经济体GDP的相对比重,纵轴是在货币的外汇交易额占比,从理论讲,实体经济和货币份额应该是一对一的关系,在45度线上。比如欧元、日元、英镑基本上都在这里。
国际货币体系的失衡主要体现为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美国是货币地位大大高于实体经济地位;而中国实体经济比较强大,但在货币体系里大大落后,主要不平衡的矛盾体现在中国和美国位置不一样。
解决这种基本矛盾就会有不同的思路,实际上也很简单,如果能够去中国化,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里把中国去掉,或者在全球经济机构里把中国能够相对隔开,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美国国际经济秩序重构的思路我觉得是很清楚的(去中国化的思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里面去中国化,高科技产业去中国化,从而使得一个去中国化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适应。
中国应该是什么战略呢?我们一直讲国际贸易、自由贸易是不是一件好事情?我做国际贸易研究做几十年了,国际贸易是一件好事情,前提是市场是竞争的。在一个垄断的市场下,国际贸易、自由贸易是不是一件好事情,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全球市场出现了不对称,我把它称之为不对称的结构,在技术市场出现越来越强大的垄断和保护的同时,去推动产品市场的开放,产品市场的竞争。
如果是这样的趋势向前发展,全球的基本矛盾也可以得到解决,怎么解决法?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Facebook据说正在向区块链转型,它拥有27亿用户,有可能会发行数字货币。假设全球的高科技的技术垄断与金融垄断合在一起,我刚才讲的这个基本矛盾也就解决了。
所以,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来讲,我觉得可能对于全球而言,可能建立竞争而非垄断的技术市场、高科技产业更加重要,所以我说打破这种垄断需要欧洲国家政府、中国和东亚国家政府进行高科技行业的竞争。最后,我再强调一点:技术市场的这种垄断的趋势、保护的趋势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反而产品市场的保护,我们并不太担心。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市场,要保护也是中国保护,其他国家保护得不到太多的好处,所以并不需要太多的担心。
谢谢大家!
点击阅读原文浏览论坛全景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357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