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芳┃上 华 山

2020-10-24 16:08  阅读 32 views 次

上华山是我从十几岁起就有的梦想。时过境迁,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就在我认为此生几乎都不可能实现时,机会却来了。
前些日子,我几个要好的伙计说要上华山来约我,我当然求之不得,很爽快就答应了。但说心里话,我是有些后顾之忧的,因为去年我大病了一场,虽然捡了一条命回来,可手术很大,伤了元气,真要去的话,将是对我体力和毅力的一次严峻考验。我更知道,错过了这次,也许我此生就真的不可能站上华山之巅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2018年6月21日,我们一行七人踏上了登华山之旅。
我们几个平时关系就好,又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去,所以热情是空前高涨,一路谈笑风生,以致于几次都因为兴奋而听不到导航的声音。下午4点多,我们来到了华山脚下。我们先在玉泉院下车。我们其中一个伙计吴亚玲眼睛不好,听人说只要摸一摸陈抟老祖的眼睛就能痊愈。为了圆她这个梦我们特意来到了玉泉院陈抟老祖像前。那像又高又大,边上又有围栏,真不好上。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去,用双手摸了老祖的眼睛。了了心愿的我们跟陈抟老祖合了影,到玉泉院其他地方转了一圈,自拍,拍合影,摆pose,玩得不亦乐乎!下午5点多,玉泉院转完了,我们就去车上的背包里取东西。旅店老板们建议休息几个小时,到晚上十一二点再上山吧,现在上去山顶会很冷的。可因为我们是第一次来,心里又兴奋又激动,哪里听得进劝。下午6点多,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
开始时,我们一行人唱着跳着,说着笑着,可高兴了。老罗大姐也拿着自拍杆拍个不停。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不留几张照片不拍几个视频真太可惜了,这才叫旅游!我们天真地以为,旅游就是这么一直地轻松快乐下去。但我们大错特错了,接下来的旅行让我们明白了旅游的另外一层含意:克服自己,挑战自我!
到毛女洞时,就有人慢慢跟不上节奏了,于是就出现了我们走一段、等她们一段的状况。毕竟我们6个都才40几岁,而老罗大姐已经快60了,岁月不饶人啊!我们依然大喊着,听着山的回音,时不时还即兴表演,活跃气氛。落在后面的人不停地喊:"等会儿,忙啥哩…”我一边走一边还念叨着回心石怎么还不到?还有多远?小学时学过一篇文章,说许多登山的人到了回心石就会心力交瘁,不想再上了,可偏偏回心石的下一句却是“狗不上",所以他们就会又咬着牙硬着头皮继续上。
走呀走呀,爬呀爬呀,腿明显感觉累了,气也喘上了,汗也出了几身,可就是不见回心石。再看看旁边爬山的人们,有人已经手脚并用的开始爬了。我也已经很吃劲了,但我坚持手握索链或扶手上山。
“千呼万唤始出来。"正当我们都爬得疲惫不堪、毫无生气时,一块开阔地上“回心石”三个字突然映入眼帘,我们又一次兴奋得欢呼雀跃,好似身体被注入了活力一般,刚才的困一下子被抛入了九霄云外。
本以为到了回心石,路程就过半了,再上去就应该容易多了。可事实上却是越向上爬就越陡峭,越险峻,华山的险从这儿才算真正开始了。
回心石的下一站是千尺幢。起初还勉强能容两人并排攀爬,越往高走路越窄,窄到只能容一个人过,往上面只能看到人脚,往下面只能看见人头,但这段却并不很消耗体力。因为路窄,人又多,麻利人、磨唧人在这都是同一个速度,所以不会有等人之烦,这里考验的是登山人的胆量和耐性。
再上去就是百尺峡和擦耳石了。我们是从石头的边上绕过去的,一不小心,耳朵就跟石头擦上了。这时的我们早已不再意气风发、朝气蓬勃了,一个个气喘吁吁、汗流颊背了,必须走一段、停一段才能勉强继续。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得旁边的人说,前面就是金锁关了,到了金锁关就快到北峰了,于是我们又是一阵小兴奋。可爬呀爬,上呀上,走走停停,就是走不到金锁关。到了一个小卖部问了一下,人家说最少还得40分钟,我的天啊,直接崩溃了......
但路还得走,山还得继续爬,我们没有选择。歇了一会,我们又步履蹒跚地出发了——这才是上华山的真正滋味!
晚上10点半左右,我们总算到了华山的最低峰——北峰。毕竟是上了一个峰顶,心里挺有成就感的。 短暂的歇息后,我们又开始有说有笑。原本准备休息到凌晨2点再继续,可刚到1点多,她们3个就又出发了。尽管租帐篷房子的人一个劲说再走一个小时就能到东峰观日台,现在上去看日出太早,可我们哪能睡得着、坐得住!接下来的路几乎全是锁链,而且陡的像天梯,难度在不断地增大,我们的体力在不断地透支,我们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行走的速度越来越慢。
有些地方你光听听名字就发怵——猢狲愁,猴子多敏捷,尚且发愁,何况我们!但说一千道一万,愁也罢,怕也罢,我们也还得继续。越往上走,中途停歇的人越多,每个人都在战胜自我,我们更是如此。因为我发现这个时间段上华山的大多是高考刚完的准大学生和已经上了大学的大学生。和他们相比,我们真的是大龄了。
夜沉沉的,只能看到星星一般的路灯在山间闪闪烁烁,指引着我们前行。但终究是近了,我们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很多!说来也怪,许多地方看起来陡峭奇险,可当你真的置身其中时,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4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有两条路,一条是180度的垂直攀爬,另一条需要绕道而上。我真想挑战一下那最陡的,可一则那边人太多了,东边也渐渐开始亮了,再加上考虑到自己大病初愈,就绕道而上了。4点50分,我们终于到达东峰顶,静心等待日出。可当太阳出来后,我还沉醉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兴奋和“山高我为峰”的成就感中,看日出时反而没有了太大的兴趣!我甚至问自己,一夜的跋涉,只为这半个小时的日出,值吗?呵呵,值!
6点左右,我们开始下山。我们中的4个人选择坐缆车下去,我和会红和亚锋选择了步行。会红和亚锋身体好走得快,我身体不行难以赶上他们,一路上都是他们在等我。我们下来时走的是智取华山的捷径,所以也快,只用了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山底。抬头再看华山,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壁立千仞”是什么概念,更体会到“扶摇直上九万里"不只是诗人的想象和夸张。
华山是下来了,可我的腿也早就不听使唤了,就像下山途中那个男孩所说:“腿都不是自己的腿了,成了华山的腿了。”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坐上了回家的车,尽管累,但每个人心里都美滋滋的,因为我们都挑战了一次自己,而且挑战成功!
朱小芳,家住白水县雷牙镇雷牙村后城组,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但我一直热爱文学,虽然无所建树,却始终如一的爱着文学这片热土。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317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