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有才_宋有才宋杨的老公

2019-09-24 08:51  阅读 109 views 次

宋有才

听说 尼坤在我结之后给宋茜表白 但她拒绝了。是不是啊?还说是因为宋茜有男朋友才拒绝的?

  • 问题补充:啊啊啊啊 那昌珉又是怎样啊?
  • 他们都是艺人,现在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呢,况且韩国偶像公开恋情,公司一定不允许,你的那些都是小道消息,不过,我们维尼饭一直坚信,他们是真爱,在一起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昌珉只是好朋友,同公司的前辈艺人罢了,茜妞只是他的好朋友
  • 我想为我二门带来的女儿取过名字。她没见过她生父。孩子才俩岁多。我姓梁。她母亲姓宋。要有意义。二至四

  • 问题补充:我想为我二门带来的女儿取过名字。她没见过她生父。孩子才俩岁多。我姓梁。她母亲姓宋。要有意义。二至四个字都行
  • 梁仪,其一简单好写,以后老师罚写名字、签名皆简单快捷;其二,仪为仪表、容貌,喻意孩子容貌非凡,仪在古时也为重要之字,两仪始创天地。
  • 《大宋提刑官》中宋慈三遇吴淼水,最后结局是啥?我才看到48集了,

  • 问题补充:
  • 吴淼水是老油条了,并没有和宋慈产生正面冲突,结局人家还是做人家的官,而宋慈受不了皇帝为求皇位稳固而忽视法律的行为,对大宋官场的失望辞官回家了
  • [宋凝 沈岸] 要多少斑驳,青苔才会入墙。

  • 问题补充:
  • 风惊扰河岸,又唏嘘了垂柳。黎国的宋凝爱上了姜国的沈岸。沈岸战败,宋凝不管兄长的责备,只身冲苍鹿野。从万人尸骨中,寻寻觅觅自己所牵挂之人,救他。当以为自己快撑不下以后,宋凝总是会吻沈岸的眼帘。沈岸,你一定要活下去,就算我死,你也要活下去。梦醒,宋凝下山寻找药者。寻得一女,美丽动人却不会说话的柳萋萋。吩咐柳萋萋好生照顾沈岸。离开之前,沈岸已伤好,却被风沙模糊了双眼。他对宋凝说:如果我眼睛好了,我一定会娶你的。良久,在眼前的是柳萋萋,从此。沈岸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女人,一直默默照顾自己,不愿讲话的女子。只因--她是哑巴。宋凝嫁给了沈岸。两国关系由此缓解。可,“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萋萋,你却硬是要我娶你!”沈岸不解。“可是你说过你要娶我的啊。”宋凝哭了。“什么?”“那天,你说过只要你的眼睛好了...你就会--”“救我的那个人,是萋萋。”沈岸打断了宋凝的话,愤然离开。新婚三月,另娶偏房。宋凝送给沈岸一面护心镜,愿保他性命。他微微皱眉,看着她,半晌,道:“我听说,这护心镜是你哥哥送你的宝贝。” 她抬起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哦,你也听说过?说是宝贝,那也须护得了人的性命,护不了人的性命,便什么也不是。把它借给你,没有让你欠我人情的意思,你说得好,我们本该井水不犯河水,只是终归你我存了这个名分,你若死在战场上,你们沈府这一大家子人让我养着,着实费力,谁的担子就由谁来扛,你说是不是?” 他端详着手中碧色的护心镜,像一片铺展的荷叶。她颔首欲走,他一把拉住她:“你可改嫁。” 她看他握住她袖口的手,视线移上去,到襟边栩栩如生的翠竹。她笑盈盈的:“什么?” 他放开她衣袖:“我若战死,你可改嫁。” 她做出低头沉思的模样,半晌,道:“啊,对。”她抬起头来,颊边梨涡深得艳丽:“那你还是死在战场上不要回来了,永远也不要回来了。”沈岸离家两月,宋凝强行带柳萋萋登山,不幸令怀有身孕的柳萋萋丢了孩子。沈岸战胜归来,宋凝问侍者:“他回来了,你说,他会杀了我吗?”愤怒的沈岸找到了内心自责的宋凝。他说:“宋凝,我从未见过一位女子像你这般的狠毒。”迟到了九个月的圆房。从那之后,沈岸再也没有来到宋凝那里了。两清了。第二年,宋凝生下了沈岸的儿子,取名沈洛。柳萋萋诞下一个女儿。四年后。沈岸带着女儿游玩时,遇到了沈洛,两个小孩不知为何产生了争执。沈洛掉下湖中,于第三夜,永远的夭折了。宋凝被压倒了。她拿起紫徽枪,刺向沈岸。“为什么我儿子死了,你们却还能活着,你和柳萋萋却还能活着?”“阿凝...”这么凄厉的询问,如同悲伤穷尽了生命。之后,她倒在了沈岸的怀中,大病一场。故事结束了,宋凝用一句话总结了7年的经历。“君拂,爱一个人这么容易,恨一个人这么容易。”临别时,宋凝低语:“如今想来,从头到尾,我爱上的怕只是心里的一个幻影。”“君拂,你能帮我做出这个幻影吗?在梦中。”“可以,我可以为你做出你想要的幻境,但是有条件。如若你不满意这个幻境,到时即可回到现实。如若--你贪恋这个幻境,你在凡尘的性命便要交付与我。宋凝,你可否愿意?”“我愿意。”宋凝的华胥之境。在这个幻境中,因为有我的帮助,柳萋萋从始至终没有出现在沈岸的眼前。是宋凝一直在他的眼前,他们很幸福。甚至到了令人羡慕的地步。我却觉得这样子的虚幻是不对的。宋凝,她不可以沉迷于这种虚无的幻境!这样她会更加痛苦,因为我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柳萋萋会出现。于是,我--杀死了沈岸,原本以后这样子宋凝便可以同我一起离开这个幻境。但是--她拒绝了,她选择留在了这个虚无的幻境中。即使--这个幻境中,已经没有了沈岸,那个她倾尽一生所深爱着的男人。她低头看自己的手指,泪水滑落手心。她移开目光,看向堂上沈岸的灵位。“你说这是你为我编织的幻境,都是假的,我在梦中看到的那些,才是真实,可那样的真实,未免太伤了。我说的真实和我所在的幻境,到底哪一个更痛呢?那些真实,我只在梦中看到,也瑟瑟发抖,不能忍受,更不要说亲身经历,倘若如你所说,真有那七年,我是怎么挺过来的呢?我想起这些,便觉得在这环境之中,沈岸他离开我,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我们至少有美好的回忆,我会生下他的孩子,我想,我还是能活下去,是了,我还是能活下去的,他也希望我活下去。可你让我同你回到那所谓的真实,那样不堪的境地,那个世界里的沈岸,连他都不想我活着,我还活着做什么呢?”连他都不想我活着,我还活着做什么呢?我无言以对,我...救不了她。她扶着棺椁起来,将手中花束端正插入另一支琉璃瓶,因背对着我,看不见她说话表情,只听到语声淡淡。“听姑娘说,我是用性命才同姑娘换来这个幻境,在那个真实的世界里,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若是那样,烦请姑娘一把火烧了我的遗体吧,然后将我的骨灰……将它带回黎国,交给我的哥哥。”回到现实,大家都处于一派懒洋洋的样子,殊不知。床上的美人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刚跨出水阁,就窜出了火苗。不愧是宋凝,连这步都帮自己算好了。是算准了自己一定会在幻境之中吗?看着被大火漫步的水阁,显得异常的耀眼。她终于可以在另外一个幻境中,与自己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了。烧尽,我叹息依人,现在可有谁为你敛尸?由我来...替你...远处,走进一男子,是把她往死里逼的男人。沈岸,她的夫君。他穿着雪白的锦袍,襟口衣袖装点暗色纹样,像一领华贵的丧服。这样应景的场合。他一路走到我们面前,白色的锦袍衬着白色的脸,眉眼仍是看惯的冷淡,嗓音却在发抖:“她呢,她在哪里?”我指着前方水塘上的废墟:“你是听说她死了,特地来为她收敛尸骨的吗?她和我说过,她想要一只大瓶子装骨灰,白底蓝釉的青花瓷瓶,你把瓶子带来没有?”他张了张口,没说话,转身朝我指的废墟急步而去,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水阁前跪着的奴仆们慌忙让开一条路。我抱着琴几步跟上去,看见他身子狠狠一晃,跪在废墟之中,夕阳自身后扯出长长的影子。越过他的肩膀,可以看到地上宋凝的遗骸,今晨我见着她时,她还挽着高高的髻,颊上抹了胭脂,难以言喻的明艳美丽。 朝为红颜,暮为枯骨。 时光静止了,我看见沈岸静静地跪在这片静止的时光之中。 一段烧焦的横木啪一声断开,像突然被惊醒似的,他一把搂住她,动作凶狠得指尖都发白,声音却放得轻轻地:“你不是说,死也要看着我先在你面前咽气么?你不是说,我对不起你,你要看着老天爷怎么来报应我么?你这么恨我,我还没死,你怎么能先死了?”没有人回答他。他紧紧抱住她,小心翼翼地,就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宝,卡白的脸紧贴住她森然的颅骨,像对情人低语:“阿凝,你说话啊。” 黄昏下的废墟弥漫被大火烧透的焦灼气息,地面都是热的。 我看到这一切,突然感到生命的空虚,无力问他:“你想让她说什么呢?她现在也说不出什么了,即便你想听,也在说不出了。倒是有一句话,她曾经同我说过,新婚那一夜,她想同你说一句甜蜜的话,她刚嫁来姜国,人生地不熟,眼里心里满满都是你。她没有父母姊妹,也没有人教导她如何博取夫君的欢心,但那一夜,她实心实意地想对你说来着,说:‘夫君,我把阿凝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请一定要珍重啊。’只可惜,你没让她说出口。” 他猛地抬头。 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你说宋凝恨你,其实她从没有恨过你,天下原本没有哪个女子,会像她那样爱你的。” 他死死盯着我,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苍白的脸血色褪尽,良久,发出一声低哑的笑,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她爱我?你怎么敢这样说。她没有爱过我。她恨不得我死在战场上。” 我找出块地方坐下,将瑶琴放到膝盖上:“那是她说的违心话。”我抬头看他:“沈岸,听说你两年没见到宋凝了,你可还记得她的模样?我再让你看看她当年的模样,如何?” 没有等到他回答,我已在琴上拨起最后一个音符。反弹华胥调,为宋凝编织的那场幻境便能显现在尘世中。我本就不需要他回答,不管他想还是不想,有些事情,总要让他知道。 这恹恹的黄昏,废墟之上,半空闪过一幕幕过去旧事,倒映在浑浊的池水里。 是大漠里雪花飞扬,宋凝紧紧贴在马背上,越过沙石凌乱的戈壁,手臂被狂风吹起的尖利碎石划伤,她用舌头舔舔,抱着马脖子,更紧地催促已精疲力竭的战马:“再跑快些,求求你再跑快些,沈岸他等不了了。” 是苍鹿野的修罗场,她下马跌跌撞撞扑进死人堆里,面容被带着血气的风吹得通红,浑身都是污浊血渍,她抿着唇僵着身子在尸首堆里一具一具翻找,从黎明到深夜,终于找到要找的那个人,她用衣袖一点一点擦净他面上血污,紧紧抱住他“沈岸。我就知道,我是应该来的。”话未完,已捂住双眼,泪如雨下。 是战场之侧的雪山山洞,他身上盖着她御寒的绒袍,她辗转在他唇上为他哺水,强迫他一口一口吞下。天上没有一颗星星,洞外是呼啸的寒风,她颤抖地伏在他胸口:“你什么时候醒来,你是不是再醒不来,沈岸,我害怕。”她抱着他,将自己缩得小小的躺在他身边:“沈岸,我害怕。” 是雪山之中的那三日,她背着他不小心从雪坡上跌下,坡下有尖利木桩,她拼尽全力将他护身身前,木桩擦过她腰侧,她忍着疼长舒一口气:“幸好。”她吻一吻他的眼睛,撑着自己坐起来,捧着他的脸:“我会救你的,就算死,我也会救你的。” 华胥调戛然而止,我问他:“你可见过,这样的宋凝?”话未完说就被一口打断:“那不是真的,我不相信。”面前的沈岸一只手紧紧捂住胸口,额角渗出冷汗,身体颤得厉害,却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决绝的话:“你给我看的这些,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我觉得好笑,真的笑出来:“沈岸,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心中最清楚罢。她总想说给你听,你却从不给她机会。” 我说:“沈岸,你知道宋凝是怎么死的吗?一个幻境。她沉溺在幻境之中,舍弃了自己的生命。那个幻境里,你终于爱上她,你们相约白头。她沉浸在这样的幻境里,这其实没什么,得不到的便想得到,也是人之常理。可后来你战死了,即便你战死了她也不愿意离开那幻境,她想起现实中你给的痛,比起现实中你给她的那些痛,她宁愿忍受幻境中永远失去你的痛,她命人烧了自己的遗骸,什么也不愿留给你,她原本是那样地爱你。沈岸,你不知道,她爱你爱了七年。” 我说完这些,看到他颤抖的手指抚上她手腕胫骨处一只玉镯,紧紧握住,现出泛白的指节,突然身子一倾,吐出一口血,殷红的血洒在宋凝遗骸的肋骨上,现出一种异样的妖。他喊出那个名字,像痛苦得不能自已了,嘴唇开合几次,才能发出声音:“阿凝。”可她已再不能回应。 我抱琴起来:“她让我将她的骨灰送回黎国,自此以后你们再无瓜葛,沈将军,三日之后我来取宋凝的骨灰。” 他没有理我,踉跄着抱起她,一步一步踏出水阁,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 伏在地上的仆从们嘤嘤哭泣。 我愣了愣,道:“也好,那烦劳沈将军实现她最后一个愿望,将她装进白底蓝釉的瓷瓶,亲手交给她的哥哥。” 沉默像一把蜿蜒的白刃,良久,他暗哑的嗓音自一片哭泣声中恍惚传来:“她临死之前,可有什么话对我说?” 我看着他的背影:“没有,一个字也没有,她对你,已别无所求。”事后,我得知了。沈岸战死在苍鹿野,这一战他占了先机,本该大获全胜,不知为什么竟会战败身死。据说临死前他让部将将他埋在苍鹿野的野地里,下葬时,他们发现他随身带着一只青花的小瓷瓶,瓷瓶中,装满了不知名的白色粉。“倘若敬武公主宋凝还活在这世间,兴许沈岸就不会死了,世间只有一个人会不顾性命地爱他救他,只可惜死得太早了。”“也许正是因为宋凝死了,所以他才死了呢?”“是么?我不相信。”一句一伤,无话可讲。雪纷纷下,道尽了她的容颜。从来没有抱过怀中人的他。第一次,紧紧地把她拥入了怀中。可是--她永远不会向他露出笑容,她永远不会对他细语了。即使是辱骂的话语,也再也讲不出了。夕阳无言,泪水婆娑。缘分了断,不愿承认的心意,现在才完完全全的解脱了出来。爱上她的自己不愿承认。只是觉得自己怎能爱上一个这么狠毒的女人。怎么能爱上一个抛弃自己,先行离开的无情的女人!兜兜转转,纷纷扰扰,最后才知道。阿凝,我的阿凝啊...要多少斑驳,青苔才会入墙。要多少回忆,爱慕才会呈现。要多少悔恨,思念才会重来。“如果连他都不愿我活在这个世上,我还活着干什么。”“阿凝,你不是盼着我先死吗?我还没有死,你怎么就比我先死了?”“世界原本就没有哪个女人像她这般的爱你。”“原来你就已经死在了苍鹿野一战,是她!从死人堆里把你扒出来的!”
  • 本文地址:http://www.wxmwjx.com/wxm/239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喂虾米优惠券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